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三卷京都风云 第二百三十四章四魔会阴谋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被救下的渝德脸色惨白,差点儿没命,对绿袍老祖心中恨极,只是面上丝毫不表露出来,知道尚和阳厉害,便恭敬施礼。

    “小红贼,你这次寻来了几个能人?”

    尚和阳道:“我自从苍莽山和优昙老尼、白谷逸老鬼夫妻斗法败了以后,知道现在普天之下,能敌我的人尚多,如极乐童子李静虚、优昙老尼和峨眉一党三仙二老,俱是我的大对头。决意撇了门人妻子,独个儿跑到阿尔卑斯高峰绝顶上,炼成一柄魔火金幢同白骨锁心锤。

    我那魔火与你炼的不同,无论仙凡被火幂住,至多七天七夜,便会化成飞灰。原以为世上只有雪魂珠能破我的魔火。没想到静极思动,前往中原一趟,却遇到了这南明离火克星。能挡我魔火,那酒剑仙修为之精深,即便是与那极乐童子相比,也不遑多让,连破我幽冥白骨链,和白骨锁心锤两件法宝。

    由此可知此撩之厉害。这等高手,一般人并无用处,因此这次只请了雪山老魅,老毒龙,绿贼与我四人,因恐那贼道算出天机,请来高手援助,因此赶得甚急,如今我有弟子胡文玉,你有弟子辛晨子,老毒龙师弟西方野魔,这小辈渝德,再加上去其他零星弟子,布下四八离魂阵不难。”

    言还未了,忽然一道黄烟在地下冒起,烟散处现出一个蛮僧打扮的人,说道:“嘉客到

    此,为何还不请进荒谷叙谈,却在此地闲话?难道怪我主人不早出迎么?”来人身材高大,

    声如洪钟,正是滇西派长教毒龙尊者。

    绿袍老祖一见是他,不由心头火起,骂一声:“你这老毒龙,坑我宝贝,如何赔我!”张开大手,便要抓去。尚和阳见二人见面便要冲突,忙伸手,魔火金幢一晃,发出五色烟霞,鬼哭啾啾,火焰滚滚。尚和阳拦住绿袍老祖骂道:“你这绿贼生来就是这么小气,不问亲疏黑白,一味卖弄你那点玄虚。不过区区二十四面姹女幡而已,何至于此。吃了毒龙一个弟子,此事已经算是了解,亏你不羞,还好意思再提!有我尚和阳在此,连雪山老魅也算上,从今日起,我等四人应该联成一气,互相帮忙,誓同生死,除了那酒剑仙,抢了那先天灵根。免得人单势孤,受人欺侮。”

    绿袍老祖闻言虽然不快,一则尚和阳同毒龙尊者交情比自己深厚,两人均非易与,适才

    原是想起姹女幡,不过先与毒龙尊者来一个下马威,强抢宝贝的时候占个先手,并非成心拼命;二则

    尚和阳虽然出言专横,自己正有利用他之处,他所说之言也未尝不合自己心意,乐得借此收场。

    毒龙尊者移居红鬼谷不久,几人皆是初来,进谷一看,谷内山石土地一片通红。入内二十余里,只见前面黄雾红尘中隐隐现出一座洞府。洞门前立着四个身材高大的持戈魔士,见四人走近,一齐俯伏为礼。

    耳听一阵金钟响处,洞内走出一排十二个妙龄赤身魔女,各持舞羽法器,俯伏迎了出来。那洞原是晶玉结成,又加毒龙尊者用法术极力经营点缀,到处金珞璎花,珠光宝气,衬着四外晶莹洞壁,宛然身入琉璃世界。雪山老魅心中暗暗羡慕:“自己独居大雪山,住的是冰雪房屋,吃的是寒冰雪气,哪有这般享受。想这毒龙尊者,做了滇西魔教之祖,端的好大的威风。”绿袍老祖见着左右侍立的这些妖童魔女,早不禁笑开血盆大嘴,馋涎欲滴。毒龙尊者知他毛病,忙吩咐左右急速安排酒果牲畜,一面着人出去觅取生人来与他享用。侍立的人领命去后,不多一会,摆好酒宴,抬上活生生几只活牛羊来。

    毒龙尊者将手一指,那些牛羊便四足站在地下,和钉住似地不能转动。在座诸人宗法稍有不同,奉的却都是魔教,血食惯了的。由毒龙尊者邀请入席坐定后,绿袍老祖更不客气,两眼觑准了一只肥大的滇西牛,身子倚在锦墩上面,把一只鸟爪般的大手伸出去两丈多远,直向牛腹抓去,将心肝五脏取出,回手送至嘴边,张开血盆大口一阵咀嚼,咽了下去。随侍的人连忙用玉盘在牛腹下面接了满满一盘子血,捧上与他饮用。

    似这样一口气吃了两只肥牛、一只黄羊的心脏,才在锦墩上昏昏睡去。毒龙尊者、尚和阳、雪山老魅三人,早有侍者依照向例,就在鲜活牛羊的脊背上将皮划开,往两面一扯,露出红肉。再用刀在牛羊身上去割片下来,放在玉盘中,又将牛羊的血兑了酒献上。

    可怜那些牲畜,临死还要遭这种凌迟碎剐,一刀一刀地受零罪。又受了魔法禁制,口张不闭,脚也一丝不能转动,只有任人细细宰割,疼得怒目视着上面,两眼红得快要发火一般。这些魔教妖孽连同随侍的人们,个个俱是残忍性成,见那些牛羊挣命神气,一些也不动恻隐。

    尚和阳更是呵呵大笑道:“异日擒到那酒剑仙,须要教他死时也和这些牛羊一样,才能消除我胸中一口恶气!”

    聊了片刻,毒龙尊者突然想到,自己对那酒剑仙丝毫不熟悉,何不用水晶照影之法,观察观察敌人的虚实?一面吩咐俞德去准备,对众

    人道:“我想速战速决,明日便是杀敌之期,那宝树身侧,有几人守护还不确定,那酒剑仙找未找人帮忙也不知道,不若我布下神坛,用我炼就的水晶球,行法观察敌人虚实。此法须请两位道友护坛,意欲请雪山、尚两位道友相助,不知意下如何?”

    雪山老魅久闻魔教中水晶照影,能从一个晶球中将千万里外的情状现将出来,虽然只知经过不知未来,如果观察现时情形,恍如目睹一般,自然想开一开眼界。

    众人到了前殿,法坛业已设好,当中供起一个大如麦斗的水晶球。毒龙尊者分配好了职司,命弟子按八卦方位站好,尚、雪山二人上下分立。自己跪伏在地,口诵了半个多时辰魔咒

    ,咬破中指,含了一口法水,朝晶球上喷去。

    立刻满殿起了烟云,通体透明的晶球上面,白

    蒙蒙好似幂了一层白雾。毒龙尊者同尚、雪山二人各向预设的蒲团上盘膝坐定,静气凝神望着前面。一会工夫,烟云消散,晶球上面先现出一座山光秃秃的山岭,火山喷发,岩浆肆虐,一颗宝树扎根岩浆之中,开枝抽叶,迅速生长,高时能达百丈高下,遮天蔽日,火焰滚滚。镇压灾劫之后,缓缓缩小,直至五丈高下,好似红水晶造就,火树金花,炫美非常。

    树下二人,一个矮小丑陋乃是终南三煞商祝,一个青衣少年,正是酒剑仙。二人分离,一往南,一往北。不知去向。

    球上似走马灯一般,又换了一番景致。依旧是在这宝树旁边,一位童子托着魔火金幢,带着白骨锁心锤前来抢夺宝树,最终却被那突然出现的酒剑仙三下五除二打的落荒而逃。看的坛下的尚和阳羞的脸色通红,望向毒龙尊者的背影,心生愤恨。

    毒龙尊者本是滇西魔教开山祖师叱利老佛的大弟子,叱利老佛圆寂火化时,把衣钵传了毒龙尊者。

    又给他这一个晶球,命毒龙尊者以后如遇危难之事,只须依法施行,设坛跪祝,叱利老佛便

    能运用真灵,从晶球上面择要将敌人当前实况现出,以便趋吉避凶。只是这法最耗人精血,

    轻易从不妄用。

    这次因见五鬼天王尚和阳为了对付一人,竟然连找三位大魔头,即便如此,依旧心中谨慎,知道索要对付的人不简单。心中谨慎,才用这晶球照影之法观察敌人动静。

    正待往下看去,球上景物未换,忽然现出一个穿得极其破烂的花子,面带讥笑之容,对面走来,越走人影越大,面目越真。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