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57章 伪善,狗屁的身不由己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麻蛋,对方好像很懂得宅斗,她要肿么拖延时间?

    脑袋想的快秃瓢了,杜薇才挤出一句道:“嫁人岂能儿戏,虽说是假的,可也要细心筹备,我这辈子,可是第一次成亲,最起码要布置完美,没有一丝遗憾,六个月的时间哪里够用?起码要一年多才成。”

    温岐正想要拒绝,可看着杜薇委屈的脸,微微一顿。

    小丫头说的好像没错,毕竟是成亲这种人生大事,虽然小丫头自以为是合作,不过若无必要,这也许是他温岐这辈子的唯一一次成亲了,那么,作为女人,怕是更希望自己的婚礼能没有人和遗憾的吧!

    记得管家说什么来着?好像是还要和庚贴的吧!然后呢?选日子,纳采,哦,这个不用,已经完事儿了。还有嫁衣,据说这玩意要女子一针一线的仔细缝制,一般都需要两三年才能缝制完毕。

    温岐皱眉瞄了一眼杜薇的手,嗯,这双手怕是连针线都不会拿,绣娘代劳吧!反正两三年他是等不了。

    还有什么?温岐皱眉,眉宇间带上了烦躁,好像成亲这种事很麻烦,不过再看一眼眼前面色瞬息万变的小脸,温岐又忽的一笑,想这丫头能让他的好感能长久一点,否则...

    “好,那就一年,本王这就去寻人去核对庚贴选日子,不过,纳采已经结束,算来你现在便已经是本王的王妃了,为了让皇上觉得本王对王妃情深意重,你必须每日到本王这里来。”

    这特么和成亲有什么区别?

    杜薇翻了个白眼道:“女子没出嫁怎么可以每日来夫家?”

    “本王是王爷,规矩本王说了算,否则,本王去寻皇上,将这一条放在王朝法规里面。”

    我有权我牛逼的气焰让杜薇瞬间闭嘴,良久,她只能道:“那也不能每日,我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最多,一个月我有半月过来的,若有事,一个月两三次,不能再多了,再多咱就鱼死网破。”

    “成交。”

    杜薇:......

    总感觉又被套路了。

    杜薇提着狼牙棒回家了,然后小四儿很神奇的发现,自家小姐忽然又恢复了活力,活像是临死前的回光返照,吓得她战战兢兢,一刻都不敢离开杜薇,所有的事情都是让半月去管的。

    半夜木着脸看着小四儿傻白甜,脑子想着杜薇昨日的彪悍,那狼牙棒一挥,石狮子缺了个边的事情她绝对是不会看错的,所以,她家小姐怎么可能去寻死?

    杜薇没有了烦恼,精神就彻底好了,呼呼大睡一夜之后,便兴奋的要去整理那个土豪王爷送来的聘礼,只是吃完早饭之后,院子里便人满为患,先来的是杜仲庭,据半月说是一大早上小姐还没起便在院门外踌躇,半月要去通报杜薇他还不让,就在外边等。

    杜仲庭以前是如何无视杜薇这个女儿的,半月不知道,但是就她在的这些时日发生的事情,就足以让半月十分看不上杜薇这个所谓的亲爹,便在杜仲庭拒绝让杜薇知晓之后,很是配合的回去院子,真的没有和杜薇提上一句。

    而杜仲庭就真的站在院子外边等着自家闺女起床,然后吃过早饭,半月这才‘恍然想起’这件事,和杜薇说了,才被让进来。

    杜仲庭只觉得满腹怒意无从发泄,却又无能为力。

    杜薇被虐待十年,作为她唯一的亲人,做父亲的却忽略了她的存在,一直到十年之后,女儿经历生死而反抗,被偶然发现,说不定他就真的忘记了还有这么一个女儿。

    遥想当年,杜薇出生,他也曾欣喜过,虽说是个女儿,可那是他和曲素水的孩子,也就自然爱屋及乌。

    可爱情最终比不得权利,在曲素水怀孕期间,他纳妾之后,便再也不准许他近身。

    杜仲庭已经不再是往日的穷酸小子,如何能受得了作为商女的曲素水拒绝,也因此,他日渐宿在单秋水那边,得了欢乐,又得了尊严,纵使曾经万般爱恋,也化为烟云散去。

    单秋水死后,他曾难过了几日,也曾想过他们之间,还有个女儿,可这敌不过单秋水的妒意,也敌不过单秋水给他的一切,可谁又能想到,十年之后,那个已经变成角落尘埃的女儿居然摇身一变,成了杜家的催命符,也成了杜家想要抓住的保命符。

    心中百感交集之时,杜仲庭已经站在了杜薇面前,眼前的女儿经过这些日子的补给,健康了许多,而这日渐恢复的容颜,也有了曲素水的影子,尤其是那眉宇间不似女子的桀骜不驯,更是不狂多让。

    杜仲庭只觉得那人又站在自己面前,只是并不再是曾经的浓情蜜意,而是不屑冷漠。

    “爹爹这么早过来怎么不说一声,这若是被外人见了,要说做女儿的不遵长辈,道德沦丧了。”

    杜薇清脆的声音让杜仲庭回神,面对杜薇的职责,杜仲庭只是往前走了一步坐下道:“不会,为父今天过来,是想要问问,你这里可好?那阎王......”

    “阎王如何,还不劳爹爹您挂念,左右这圣旨下了,聘礼收了,我也不可能退去这门婚事,也就只能认命便是,我可没那么大的能耐抗旨不尊,你放心就是。”

    不过就是想要安抚自己莫要和阎王作对,下一句,怕是要说什么将娘家利益放在前头了,只要娘家好她就好之类的吧!

    果然,杜仲庭点点头,叹道:“昨日,多亏了你了,若不是你,怕是咱们家就彻底的没了,现下,只是莲云那孩子失去了一根指头倒也是幸事。”

    杜薇挑眉,讽刺道:“幸事?爹爹的亲生女儿被无缘无故的砍下了一根手指,在爹爹眼里,便只是幸事?啊兰姨娘呢?那日我被吓晕,可是还记得兰姨娘生死不明,如今听爹爹这么一说,想来是无事吧!”

    些微的尴尬顿时让杜仲庭有些坐不住,半响,他才道:“兰姨娘没什么事,只是内府受创,现在在院子里疗养,至于莲云,是她有错在先,谁都知道,阎王身边十米,是不容许人进前的,尤其是女人。”

    十米?

    貌似她从一开始就和阎王零距离接触了吧!那货还有这等怪癖?

    不待杜薇细想,杜仲庭又道:“微微,爹知道爹之前是对不起你和你娘的,可爹是没办法啊,你母亲心思刚毅,为人不知变通,那个时候,爹被设计,本就走投无路,可她却仍旧不知轻重,还要与爹和离,这时候,你要爹如何?

    秋水进门,我本想要将她放置在一边不理便是,可却...”

    “可却没想过她怀孕了,然后生下了杜莲香,再然后呢?爹爹觉得你说的这些我会相信?我娘并不曾和我说过爹的坏话,所以爹爹也无需在我面前陈诉凄苦。

    爹爹觉得我娘不知变通,可还记得当年许下一生一世一双人的诺言的那个人是谁?抛开一切不说,就说娘亲为你付出的一切,居然比不得那辉煌的入势坦途,如此,爹爹还要说什么吗?”

    杜仲庭被说的面红耳赤,他以着急猛然起身道:“当年的事情岂是你知道的?你娘说的只是一面之词,我是许下了一生一世,可我也说了是身不由己,你娘一点不知道理解我,还要和我和离,岂不是直接在辱没我的身份?

    我承认,这么多年以来,我确实是疏忽了你,还将属于你的身份给了莲香,可商女身份卑微,你就算是守着这身份,也未必会有大好的前程,爹爹这样做,也是诸多考虑的。

    莲香是你的妹妹,你作为姐姐礼让妹妹也是应该的,爹当时想的就是很简单的,绝对不曾想过你会过的那般难受,也从未想过后母对你诸多为难。

    微微,一切的错都是我之前对秋水的信任,不过现在好了,咱们父女团聚,也算是上天给我的最好礼物,为父绝对不会再让人动你分毫。

    只是如今赐婚阎王这件事,爹爹是真的无能为力,微微,阎王纵使传闻诸多,可也算身份尊贵,微微他日生活定当无忧的,也算是良配了,你可莫要有过多的想法,你要相信爹爹只是......”

    “又是身不由己?”

    再一次打断杜仲庭的自说自话,杜薇冷笑:“爹爹总是这般身不由己,从不曾觉得是自身的问题,更不会理解作为子女的想法,哦,不,只是不想要知道我一个人的想法罢了。

    也罢,既然你说更多也是这般结果,那爹爹还要说什么?自始至终,你都是我的便宜爹罢了,我称你一声爹爹,不过是觉得毕竟还有血脉延续,也有着娘亲在世时候对你的心。

    如今想来,怕是也是镜花水月,不真实罢了,所以,杜老爷,您的身不由己请恕小女无法接受,您还是回去吧,免得我这个害得你有太多身不由己的罪魁祸首再一次让你身不由己,到时候毁了你的仕途,可又是我的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