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五百一十五章 朝朝暮暮好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禅子知道叶笙歌的性子,因此并不在意,他只是有些疑惑的说道:“看起来你一点都不担心这件事。”

    叶笙歌说道:“既然不能躲,怕什么?”

    禅子感慨道:“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涉及生死,总归是件大事。”

    叶笙歌平静的看着禅子,“就连你也看不透生死?”

    禅子摇头道:“言河圣人有句话说的好,谁也不想死,他不想,小僧不过才活了几十年,自然也不想。”

    禅子的这个答案很是普通,在禅子嘴里说出来,即便有些意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禅子说道:“说起来,他真的不太好过,这里的修士都想杀他,等着他受伤,即便有你,也有人会尝试,现在倒好,那位妖君要出手,这就是最大的劫难。”

    叶笙歌听着这番话,觉得有些意思,她挑眉道:“依着你看,经过这般磨难,成就是否会更大?”

    禅子从来没想过叶笙歌会问这个问题,他有些意外,但很快便说道:“即便如此最后一步也难。”

    他说的难,自然是有些更深的意思。

    他们都是年轻修士里的翘楚,知道的事情比旁人更多,修行里的很多秘密,对他们来说,都不算是秘密。

    叶笙歌听到这句话,没有什么表示,依着她的性子,对这些一向都不太上心。

    “我没有朋友,唯独这一个。”

    叶笙歌伸手在怀里拿出一朵桃花,随意别在发间,不再说话,只是缓缓向重夜走去。

    禅子莫名觉得叶笙歌有些问题,他问道:“你到底在想些什么?”

    叶笙歌转过头,平静说道:“我在想,要是雾山塌了,是不是所有人都会死。”

    ……

    ……

    这座海底的皇宫,依着洛阳城的皇宫建造,除去那座大殿之外,还有别的宫闱,李扶摇去过皇宫,就是洛阳城里那座,当然还是少梁城里的那座。

    虽然没有全部逛过,但是之前说书为生的时候,他也说过很多关于公主和民间读书人的故事,知道那些故事,大多数都发生在湖畔,所以带着寻宝盆,李扶摇便径直去了宫里的湖畔。

    青槐被他牵着,两人走的很快,因此很快便来到了那湖畔,在凉亭下站着,石桌上就有一件品阶不错的法器,李扶摇拿起来之后,发现是一支玉簪子。

    于是便随手别在了青槐的一头青丝上。

    言河圣人的洞府,也就是这座雾山,这些年来,开启的次数不少,但那些所谓的圣人住所,都不是真的。

    言河圣人真正的住所,只有集齐了三教最为出彩的年轻弟子鲜血才能打开。

    所以这座真正的圣人洞府,这才是第一次被打开。

    里面的法器,真不在少数。

    青槐别着簪子,看着湖面里自己的倒影,问道:“好看吗?”

    李扶摇认真点头道:“你自然好看。”

    世间的男子,不见得都是牙尖嘴利的,当不知道怎么回答的时候,只要认真的夸对方好看,那也就行了,基本上都没有多大的问题。

    果不其然,青槐微微一笑,果然很是满意。

    李扶摇看着湖面,说了几句之前言河圣人死之前和他说的话,“三教合一,再加上妖族血脉,最后练剑,我不认为能够走到尽头。”

    青槐点点头,“他是个疯子。”

    她知道的不多,但从之前那些事情里,就让她得出结论。

    她喜欢一个人和讨厌一个人,显得很是直接。

    就像是之前她说她要打吴山河一顿一样。

    李扶摇说道:“他能把三教合一,融会贯通,也是了不起的成就。”

    青槐不想在这件事上深究,她只是说道:“我不会让你死的。”

    很显然,在这之前,她便一直在为李扶摇担忧,担忧的就是李扶摇的生死。

    他要是死了,怎么办。

    这件事青槐没有想过。

    因为她不能接受。

    “你能有什么办法呢?”

    李扶摇看着青槐的眉毛,觉得很漂亮,眉如远山这种说法,放在青槐身上,很相称。

    “我死了,我爹会知道。”

    李扶摇难过道:“你死了,和我死了,又有什么区别?”

    青槐的生死自然能够影响到很多事情的发生,青天君到时候动怒,指不定连李扶摇一起都杀掉了,要是朝青秋都动怒了,两人一番生死相搏,到时候便不是简单的两位沧海之间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便是人族和妖族之间的战事。

    说不定因为青槐的死,间接导致人族和妖族战事重开了。

    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青槐的性命很重要。

    李扶摇说道:“他很强,可我不会死。”

    说完这句话,留下还在凉亭里的青槐,李扶摇沿着湖畔来到了一间大殿里。

    这间大殿,应当是为某位公主所建。

    里面的布置,全部都是按着女子闺房来的。

    雾山里一直都只是言河圣人一个人而已,他即便建造了这样一座皇宫,也没有想过要找几个女子来填充宫室。

    所以这个地方一直都空着。

    李扶摇来到梳妆台前,看着那上面摆放着的女儿梳妆之物,都是些法器,且品阶不低。

    李扶摇本着宁滥勿缺的精神,把这些东西都给收了起来,然后在桌上看到了一行小字。

    字迹和言河圣人一般无二。

    上面随意写着言河圣人的一些想法,如何三教贯通,如何才能长生。

    字迹潦草,多是一些设想,并不严谨。

    李扶摇很快便移开视线,看向了别处。

    在这间大殿的别的地方,还有一件长袍,上面光华流转,看着应当是一件法袍。

    李扶摇想起胡月身上的那件法袍,想了想,也将其收好。

    收好法袍之后,再看别的什么,就真的再没有什么了。

    李扶摇笑了笑,走出大殿,准确去往别的地方。

    青槐还站在凉亭下,看着李扶摇沿着原路返回,她这才指着湖中某处,说道:“那里有柄剑。”

    李扶摇定睛一看,那远处湖里,果然有柄剑。

    李扶摇说道:“言河圣人既然有这个设想,难不成还练过剑?”

    青槐没有什么话说,只是按住腰间的那只角,想着一旦有什么事情,她一定会告诉自己爹,李扶摇非要活着不可。

    这只千里传音,本来就是她的保命法器。

    “我爹进不来,但是我爹有很多属下。”

    青天君担忧青槐的生死,所以派了许多妖修进入雾山,仔细一算,真的不在少数。

    “他们至少有一半人,是绝对效忠我爹的,到时候我让他们出手,多些胜算。”

    李扶摇知道不管自己说什么,眼前的这个女子都不会在意,所以就直接闭上了嘴巴,往湖里掠去。

    他虽然已经有了不少剑,但是,一见了剑,李扶摇便要想着带走,即便自己不用,也不能让剑蒙尘。

    除去皇宫大殿,别的地方,还真没有什么机关。

    所以李扶摇很轻易的便把那柄剑拿了回来,剑身雪白,锋利异常,光是看着那柄剑,便该知道这材质不凡。

    李扶摇看到这柄剑,便想起了小雪。

    青槐问道:“送给我?”

    李扶摇有些意外,问道:“你想要?”

    青槐点头说道:“我带着剑,以后好随时刺死你。”

    李扶摇觉得有些无奈,“为什么?”

    “省得你和别的女子眉来眼去。”

    李扶摇知道这个世间的女子,大多都不愿意讲道理,自己娘亲是这样,青槐也是这样,想着想着也就释然了。

    他把剑递过去。

    青槐随意接过,然后就收了起来。

    “我离朝暮还有最后一步,我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跨过去。”

    青槐难得安慰道:“不要急。”

    “不得不急了。”

    李扶摇笑着说道:“我不太想死,所以我决定就在这里破境。”

    青槐有些惊讶,“你怎么破?”

    剑士破境和其他修士破境一直都不太相同,每一个境界要遭受的苦难,比三教修士都要多的多,纵然这也是战力为何要冠绝山河的原因。

    “从太清到朝暮,我只需要把灵府里的剑气往经脉里卸去,然后再重聚灵府,冲开那道门,就能破开,只是我身体好像出了点问题,灵府里有缺口,而且还有两座伪灵府,其中一座是我自己演化的,另外一座则是魏春至夫妇直接替我演化的,那里面还有些剑气,只要我能把那些剑气都带走,十有都能成。”

    青槐说道:“听起来不简单。”

    李扶摇点头道:“是的,动辄便会修为尽废。”

    青槐摇头道:“我觉得你不要这样。”

    李扶摇没说话。

    青槐看着他的眼睛,表达的情绪很是简单直接,不要这样。

    李扶摇看着自己喜欢的女子眼里的情绪,有些纠结。

    “我会没事的。”

    “我不许。”

    “你这又是不讲道理。”

    “说了,女子不用讲道理。”

    “可我的女人要讲道理。”

    李扶摇认真的看着青槐,平静道:“讲道理不是什么难事。”

    青槐摇头道:“现在很困难。”

    李扶摇说道:“我前面那么多困难都走过来了,不会败在这里。”

    青槐还有句话没有说,倘若败了呢?

    败了如何朝朝暮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