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四百九十二章 竹海里的青猿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石头后面有半具尸体,至于为什么是半具,自然不是说这具尸体的上面部分被谁带走了,也不是下半部分被谁带走了。

    而是说这具尸体因为被吃了很多东西,缺了些心肝脾肺肾,一些血肉也没了,白骨带着残存的血肉,自然只能算是半具而已。

    因为这个原因,苏潭看了一眼,才会惊讶的叫出声来。

    对于一个女子来说,未免有些恶心了。

    还有些苍蝇在尸体上,贪婪的享受着。

    血肉的腐烂味道,让李扶摇都皱了皱眉。

    雾山里会出现杀人夺宝的事情,但不管是妖族还是人族,杀了人之后,都不会去蚕食对方的血肉,所以这具尸体只能是被雾山里的野兽撕咬而成的这个样子。

    苏潭转过去,捂住鼻子,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她看着李扶摇,问道:“怎么会这样?”

    不是所有人都能理解这个世界的残酷。

    所以她不懂,李扶摇也可以理解。

    只是李扶摇也不知道能给出什么解释来。

    所以他只是摇了摇头。

    然后便扭过头去,御使剑十九在不远处的空地上挖出了一个坑。

    李扶摇弯腰去搬动尸体,要把这具尸体给掩埋。

    搬动尸体的时候,却是看到了从尸体上滚落下来的东西。

    李扶摇停下动作,捡起那件东西,摊开一看,是一份羊皮卷,是一份地图。

    想来这该是这位修士走过地方,并且有过记录。

    李扶摇收好这张地图,或许以后会对他有所帮助。

    等到掩埋了这个不知道身份的修士之后,李扶摇这才收回剑,对苏潭说道:“走吧。”

    说完这句话,他就要朝着前面走去。

    前面是一片竹海。

    应当不会有太多人。

    苏潭却是坐到了石头上,她看着李扶摇,担忧问道:“我们会死吗?”

    “谁都会死,只要他还在人间。”

    李扶摇知道苏潭问的不是这个,但他却想这样回答。

    苏潭却不像是李扶摇这么聪明,她以为是自己表露得不够直接,这便直白问道:“我们会死在雾山吗?”

    李扶摇看着她,想了想,说道:“可能会。”

    又是一个模糊的答案。

    苏潭有些不高兴。

    好在李扶摇想了想,便换了个说法,“我在雾山,便是他们最想杀的人,等到有一日被他们遇见了,自然是要想着杀我的,但要是我们运气好一些,没有遇到那些境界高深的修士,我们便能活下来,当然,他们不见得会杀你。”

    苏潭的境界极低,要不是被人带入雾山,她本来就是没有资格进来的,而且她是例外,那就是说没有其他人会有他这么低的境界。

    虽说苏潭没有威胁,但谁也不知道,会不会有丧心病狂的修士会对苏潭做些什么。

    就像是之前那个悬剑老人一样。

    李扶摇其实是个适合聊天的人,只是现在不太想说话,所以之前他说了几句话,便算是要结束这个话题。

    但是苏潭却不这么想,“我觉得要死的话,我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

    李扶摇随口问道:“那你想怎么死?”

    这绝对是个不怎么好的问话。

    只是修士们能够活得更久,虽说对死亡也会害怕,但相比较起来,那种感觉会淡的很多。

    苏潭说道:“师父说我们修行是为了活得更久,不让别人欺负,除此之外,若是强大了,看见一些不顺心意的事情。便能出手阻拦。“

    李扶摇觉得有些奇怪,问道:“为何是不顺心意的事情?”

    不顺心意和不对的事情,是两回事。

    苏潭理所当然的说道:“师父说我们没办法去判断事情的对错,因为不知道标准是什么,所以只能遇到不顺心意的事情就出手了。”

    李扶摇觉得有些意思,感叹道:“你的那位师父,还真是个有意思的人。”

    苏潭点着头,很是认同李扶摇的说法,只是很快便叹了口气,“就是不知道师父现在怎么样了。”

    李扶摇安慰道:“要是有缘,总是有希望碰见的。”

    说完这句话,李扶摇站起身来,这便是示意不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

    苏潭站起身来,跟在李扶摇身后,像是已经收拾好了心情。

    李扶摇已经收好了剑匣,就只在腰间悬了一柄十里。

    这个样子和其余进入雾山的剑修没有什么区别,至少不会有人一看到他便想到李扶摇。

    走进竹海。

    李扶摇的脚步便慢了很多。

    剑气被他尽数收敛在灵府当中,任谁来看,他都是一个普通的剑修,完全让人感觉不到任何异样。

    苏潭走在他身后,看着这袭青衫,没有敢丝毫掉以轻心。

    雾山是圣人洞府,这里面的布置怎么会简单?

    而且苏潭自身的境界低微,走在这些地方,只能依靠李扶摇。

    竹海遮天蔽日,越往前走,光线越暗。

    小半个时辰之后,已经看不见别的了。

    李扶摇点燃一张符箓,放在苏潭手里。

    然后自己再点燃一张。

    两张符箓,都是之前在叶笙歌那里拿来的,叶笙歌有很多好东西,只是这些符箓算不上什么,但是当时在白鱼镇的时候,李扶摇还是用妖丹换了一些。

    他身上最多的,就是妖丹

    。

    苏潭是个境界不高的小野修,自然也没有见过这符箓,平日里倒是听说过,这第一次见到,显得很是激动。

    她举着这张符箓摇晃,就像是个小孩子。

    李扶摇没有理会她,只是借着符箓散发出来的光亮继续向前,竹海里没别的东西,就是竹子,长势极好,又是极密,于是便成了现如今这个样子。

    走进来之前李扶摇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但既然进来了,他也就没有想着再倒回去了。

    往前走了好些距离,竹海之中忽然出现了一条小路。

    只有一人这般宽。

    看样子已经存在了很多年。

    李扶摇停下脚步,看着小路通向的竹海深处,平静道:“我感觉有些不好。”

    李扶摇说这句话的时候,皱着眉头。

    苏潭却是轻声说道:“我听到有人在呼唤我。”

    李扶摇看着苏潭,问道:“什么?”

    苏潭没有说话。

    只是她往前走了几步,整个人不知道为什么就飞了起来,然后在李扶摇的视线之中,她竟然就像长了一双翅膀那样飘然去了前处。

    就像是前方有一条线拴在了苏潭的身上,把她拖着往竹海深处去。

    李扶摇伸手御剑,十里疾驰,在苏潭前面斩出一剑,想着借此斩断那条看不见的线,但最后也没有能阻止什么。

    那条线没被斩断。

    李扶摇看着快要消失在自己眼里的那团光亮。

    想了想,还是追了上去。

    ……

    ……

    苏潭本身是个境界不高的野修,又没有什么法器,平日里只能提气而掠,一气本来不能往前走出多远,但是这一次,她在前面飞行,却是速度极快,而且丝毫没有停下的样子。

    李扶摇踩在十里的剑身上,速度也是极快,但是还是只能隐隐看着那团光亮,而无法靠近。

    十里虽然不是与他联系最为紧密的那一剑,但怎么来看,也不会慢多少。

    可就是这样,也追不上。

    御剑往前飞了几乎百余里的距离,李扶摇竟然快要看不到那团光亮了。

    符箓被他挂在剑尖上,他微微低头,忽然看到那条小路旁的一具具白骨。

    这显然是那些前人,来到这里之后,没有能走出去,或许是遭逢了什么大难,所以便死在了这里。

    看那些白骨的腐蚀程度,怎么都该知道,这至少已经是百年之前的事情了。

    李扶摇沉默着看着前方。

    御剑在竹海里穿行。

    之前他才和苏潭说过关于死亡的话题,现在他便感受到了死亡的味道。

    只是越往前走,李扶摇不知道为什么,情绪便越发宁静。

    之前苏潭说有人在呼唤她,可是现在李扶摇却是听到了些别的声音。

    不是有人在呼唤他,似乎是些别的。

    他警觉突生。

    身后一阵寒意。

    李扶摇御剑快速往下落去。

    “啪!”

    然后他便听到一阵碎裂之声。

    显然是打碎了几根竹子。

    李扶摇握住十里,向后递出一剑,同时还将那张符箓往天上一挑。

    借助火光,李扶摇看到了远处某根竹子上的那头青猿。

    剑光落到青猿的身上,竟然没有半点反应。

    没有能斩开那青猿的身体,也没有能留下半点痕迹。

    反倒是那张符箓,被那青猿张开了血盆大口,一下子吞入了口中。

    李扶摇不得不又点燃了一张符箓,就捏在手上。

    他的脚旁是一具白骨,之前被他落地的时候一踩,已经成了粉末。

    李扶摇看着那头青猿,想着自己要是没有猜错的话,那头青猿便是罪魁祸首。

    之前很多年以来,走进这片竹海的人,只怕都已经成了这头青猿嘴里的食物。

    只是青猿生于竹海当中,为什么之前进来的苏潭却是没有半点问题,难不成是因为苏潭的速度真的有那么快?

    雾山有圣人压制,凶兽不能成妖,但不见得不会发生异变。

    李扶摇之前遇到的那些瓢虫便已经说明了问题。

    现在这头青猿,不能让李扶摇觉得意外。

    只是他也不仅想着,若是这头青猿就是杀了这么些人的那头凶兽,岂不是说它已经活了超过百年了?

    一头不能成妖的凶兽,活得足够久,也实在是有些骇人了。

    李扶摇看着那头随时要扑杀过来的青猿,没有半点掉以轻心,仅仅片刻,便已经把剑匣里的剑都给取了出来。

    除去那柄万丈长。

    他手里的剑换成了青丝。

    其余然后剑十九没入了黑夜里。

    十里明月数剑都悬停在他身侧,遥遥看着,就好像是一座剑阵。

    李扶摇沉默不语,就这样看着那头青猿,这个时候,他自然已经没有想法再去想苏潭的事情了,他要是不先解决自己面前这头青猿,他便要变成这底下白骨里的其中一具。

    李扶摇一身剑气隐而不发,李扶摇想了想,甚至往竹海里抛出了一张符箓。

    那张符箓在半空中顿了一下,然后便落到了竹海里。

    片刻便生出了火。

    按照常理来说,竹海里有许多竹叶,落下去之后,是能生出一炉火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除去那张符箓之外,没有其他东西被点燃。

    李扶摇说道:“原来是点不燃的。”

    说完这句话,他便看了看那头目露凶光的青猿,“无冤无仇,非要生死相搏吗?”

    这头青猿若是真活得有那么久,肯定是早已经通灵,即便是他听不懂李扶摇说的话,但也能理会其中的意思。

    果不其然,等到李扶摇说了这句话之后,便看到那头青猿有了些情绪。

    只是片刻之后,李扶摇便有些生气。

    因为那头青猿眼里竟然是出现了一抹嘲弄的情绪。

    仿佛是在说,我为何要放弃口中之食。

    李扶摇说道:“你不见得能吃了我。”

    说着这句话,李扶摇没有犹豫,便对着悬挂在竹子上的那头青猿斩出一剑。

    剑光带着剑气,席卷而去。

    既然谈不拢,便只能打。

    打架这种事情,自然要抢到先机才好。

    剑光再一次落到了青猿身上,只不过这一次,却不像是之前那般,什么都没有生出。

    明显让那青猿有些难受。

    李扶摇最开始那一剑是试探,没有出几分力,所以没能得到什么,那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但现在这一剑,已经有六分力,那青猿要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的话,李扶摇就真要御剑逃命了。

    青猿被这一剑激怒,很快便往前扑来。

    它不知道什么剑士身前一丈之地是死地的说法。

    在很多年前,它遇到的那些修士,都是被他这样硬生生拍死的,所以现如今依着它来看,也不会有什么意外。

    反正是杀人。

    只是当它临近李扶摇身前的同时,它看到那些剑忽然都刺向它的时候,它才觉得这个修士,真的有些特别。

    青丝剑再度在漆黑的竹海里抹过一道剑光。

    数柄剑都刺了出去。

    青猿挥舞着双臂,凭借身体弹开了好几柄剑。

    李扶摇的青丝落到了青猿的眼旁。

    是的,这一剑,李扶摇没有想过去刺向别的什么地方,就是想着要刺青猿的眼睛。

    青猿微微偏头,然后躲过这一剑。

    剑锋从青猿的脸颊旁划过,留下一道白痕。

    李扶摇握住那张符箓,往前走了一步。

    再度刺出一剑。

    这一次,在青猿躲避之时。

    剑十九从某处掠出,刺中了青猿的脖子。

    任何生物最脆弱的地方都是脖子,所以这一剑,算是有备而来。

    剑十九不见得是什么绝世神兵,但也不是什么一般的剑。

    因此当那柄剑十九掠向青猿脖子的时候,带起了一阵血光。

    李扶摇冷静的御使那柄剑十九重新没入黑夜。

    手中青丝横在胸前,拦下了那青猿的一爪。

    他往后倒飞出去,最后踩着某根竹子缓缓落下。

    青猿发出极其狂暴的一声吼叫!

    不停的拍着自己的胸膛。

    李扶摇赶紧用剑气梳理经脉。

    这一来一还之间,他已经看出来这头青猿不是什么难缠的东西,只是皮厚,力气大。

    之前那些死在这里的修士,大概便是因为打不破那头青猿的皮,然后就这样被拍死了。

    可李扶摇是剑士。

    剑士的剑气便是最为锋利的事物。

    不说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总归是能够破开那头青猿的皮的。

    剑十九那一剑虽然没有能解决这头青猿,但实在也让青猿在暴怒的时候,知道了李扶摇不好惹。

    李扶摇深吸一口气,看着那头青猿脖子处的伤口。

    “还要来,我就真要杀你了。”

    说着这句话,李扶摇却是在御使草渐青去了某处。

    在白鱼镇的一战之后,白知寒给了他些东西,草渐青夫妇更是直接,便将草渐青完全成了他的伪本命剑,只是相较于剑十九,要差一些。

    但说到底,也差不多。

    为何最开始不把这两柄剑都隐于夜色当中,是李扶摇有打算。

    说起来战斗技巧,李扶摇或许不如那些修行了许多年的修士,但是在年轻一代里,只怕还没有几个人能比得过他。

    说起来境界,恐怕也就只有师兄和叶笙歌这两个人能够稳稳的压他一头。

    他和师兄没有怎么打过。

    和叶笙歌当初在剑山上打过,他不是对手。

    青猿带着风声呼啸而来。

    李扶摇手上的剑便递到了它身前。

    随着一声巨响。

    李扶摇这一剑竟然不是落到青猿头上的。

    而是落到了旁边的那些竹子上。

    一剑斩下,便有不少竹子断裂开来。

    尽数都压到了那青猿身上。

    竹子不算是什么厉害的东西,但也足以拦下那青猿一瞬。

    就这一瞬,李扶摇的剑来了。

    他的青丝刺向了青猿的脸。

    青猿虽然暴怒,但还是移开了。

    然后第二剑,是剑十九。

    之前青猿便有准备,这一剑,没有能起到什么效果。

    它甚至又生出了些嘲弄的情绪。

    直到第三剑。

    草渐青从某处刺出。

    剑刺向青猿的后脑。

    一往无前。

    漫天剑气汇聚成线。

    聚在草渐青的剑身上。

    竹海里迸发出了一阵光亮。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