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三百一十六章 故人已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六千年前有一场比剑,对敌双方是两位剑仙。

    一位是敢言“世上剑仙如繁星,唯吾为皓月”的柳巷,另外一位是那些繁星中最闪亮的万尺。

    两个人,便是六千年前在剑道上走得最远的万尺。

    六千年过去,两个人再度相遇,虽然两个人都死了,一个留下一道剑气,一个仅存一缕残魂。

    但毕竟是六千年的名动山河的剑仙,想来即便是这样,这一场比剑,仍旧惊天动地。

    两人若是全盛,还活着世间,只怕现如今的山河,局面早已经改写。

    想想朝青秋这位当世第一人和万尺还有柳巷并肩而立。

    三人动怒,只怕不仅是山河里的三教圣人要忌惮,就连妖土大妖都要避其锋芒。

    柳巷看了一眼李扶摇手中的青丝,叹了口气,“这一转眼便六千年了?”

    万尺面无表情。

    在他看见柳巷这道剑气之后,他已经对外面的世界没有了半点向往,他现在唯一想做的,便是打败柳巷,他不愁没有人看到见证,因为有李扶摇。

    他看了一眼李扶摇,平静道:“记得告诉天下人,万尺今日和柳巷一战。”

    这句话里有很多深意,告诉天下人,便是一定要说出胜负结果的,万尺不一定会胜,但他不在乎,因为即便是胜不了,也不是什么大事,因为他已经彻底消散在世间。

    要是胜了,便自然可以说他万尺胜过柳巷一次,这便是无上的荣誉。

    柳巷纵横世间一辈子,除去最后实在死的有些憋屈,其余剑士,谁又真正胜过他手中的剑?

    柳巷解下身侧的剑,低着头喃喃道:“街旁垂柳小巷深,剑不在身啊。”

    柳巷死于剑山,佩剑落下山崖,李扶摇曾经见过,自然不再此处。

    柳巷伸手笑道:“借剑一用。”

    李扶摇松开剑柄,青丝便飞到柳巷手里。

    白知寒是他看重的后辈,青丝虽然不是他所铸,但认得柳巷的气息,因此并不反抗。

    隐隐还有些兴奋。

    实际上要是柳巷用青丝对敌,事后李扶摇肯定会有一些好处。

    万尺忽然说道:“我的那道法门,在那具白骨上。”

    他说的那道法门,自然便是如何去培养不止一柄本命剑的法门,之前李扶摇很想知道,但万尺咬定了李扶摇不能活着走出去,所以并不打算传下。

    可现如今不一样,万尺自知必死,自然不再藏着掖着。

    说到底,万尺到底也不算是那种穷凶极恶之辈。

    要真是那种性子,只怕也不会在剑道上有那么高的成就。

    剑道直照本心。

    万尺忽然说道:“你出去。”

    事到如今,万尺又改了主意。

    六千年前那一战,没有旁观者,是因为柳巷不愿意看到旁人看他的剑,现如今万尺不让李扶摇观战,其实还是觉得自己胜不过柳巷。

    李扶摇看了柳巷一眼。

    后者点了点头。

    李扶摇依言退出这里,甚至最后还关上了石门。

    他站在石门前,看着上面的两行字。

    想象着当年的柳巷是如何意气风发。

    世间真风流的柳巷只怕便是在他登临剑道高峰之后,尚未想着去追寻成仙之前的那一段时间才算得上是真风流。

    那时候的柳巷,不平事一剑斩之,不会为任何事情而畏首畏尾。

    朝青秋是山河里唯一的剑仙,更是被说成杀力世间第一,但实际上他也不是真风流。

    因为他要考虑的事情,实在是有些多了。

    扛着剑士一脉的朝青秋,只怕是柳巷,也要敬佩。

    ……

    ……

    石门内。

    柳巷提着那柄青丝,笑道:“万尺,再打一千遍一万遍,你都不是我的敌手,天底下没有任何人是我的敌手。”

    头发灰白的万尺平静说道:“你柳巷看天,人人看你柳巷,自然便注定达不到你的高度。”

    “但这一战,是我的心愿……”

    万尺平静道:“你这道剑气不和我打这一架,还不是要消散在天地间,何苦来哉。”

    柳巷只是笑,不说话。

    万尺叹道:“听说现在的世道很不好,不像当年了。”

    柳巷笑着开口,“你我改变不了,只能寄望于这些年轻人,那个年轻人有朝气,我刚才感受了,他居然身上还有剑玉,可见剑山对他如何看重。”

    象征着剑山客卿的剑玉,之前本来拿出去的就不多,能够手里握住一块的,无一不是剑仙,现如今在李扶摇身上有一块,除去说剑山对他有期望之外,还能知道现在剑山已经如何衰败。

    六千年前,不管有多少剑宗,剑山都是独占鳌头。

    现在剑山都如此了,天底下的其他剑宗,想想便知道是如何。

    万尺皱眉道:“如今的世道我很不喜欢。”

    柳巷有些不耐烦,“这世道不属于我们了。”

    万尺不再说话,只是伸手弹了弹剑身。

    剑鸣声响起

    这一动作,和六千年前如出一辙。

    柳巷摇了摇头,“无趣。”

    他提剑便往掠。

    柳巷的动作算不上快,但美感十足。

    万尺举剑相迎。

    柳巷手里的青丝一剑划过万尺的肩膀,只是在第一次相交,便让万尺负伤。

    带起一大片血肉。

    万尺冷然一笑,手中剑一拧,划破柳巷青袍。

    柳巷脚尖轻点,剑尖杵地,压出一个弧度,身子掠走,顺带着又是一剑。

    其实现如今,两人的境界修为已经差不多。

    只是一个是柳巷,一个是万尺而已。

    两人现如今的境界都至多不过是太清境,但真要是交起手来,也是要远胜一般的太清境。

    就比如柳巷的那一剑,轻而易举便划破了万尺的肩膀,这要换做李扶摇,便万万做不到。

    万尺面无表情,全然不在意伤势,举剑格挡,拦下这一剑之后,顺着柳巷一剑的去势。

    剑尖一挑,让柳巷小臂出现一条不长不短的伤口。

    柳巷皱了皱眉。

    青丝剑尖在万丈长上轻点,柳巷倒退两步,负手而立。

    他沉默片刻,“我没有多少时间了。”

    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不知道柳巷是不是在别处留下了剑气,若是就只有这一处的话,这道剑气消散了,便是柳巷彻底消散在天地间了。

    万尺笑道:“所以不要再留力了。”

    柳巷点点头,“你虽然做人不太好,但剑道实在是不错。”

    万尺笑而不语,只是抛

    出那柄万丈长,之前无数被他吸取剑气的废剑一柄柄重新升空,悬于万尺身侧。

    几十柄剑,静静悬于万尺身前。

    并非是剑气凌厉,剑意勃发,反倒是如同小鸟依人一般,十分温顺。

    万尺没有去触碰万丈长,而是随手抚摸了另外一柄断剑。

    动作轻柔,便像是抚摸某个女人的肌肤一般。

    格外怜惜。

    万尺轻声说道:“柳巷,我对剑道,不会比你少一分。”

    柳巷难得正经一回,“我们得为剑道做点什么。”

    万尺沉默片刻,缓缓点头。

    柳巷大袖一招,石门再度打开。

    李扶摇站在门口,有些吃惊的看着里面的两人。

    柳巷笑道:“好好的看着这一剑。”

    声音不大,但李扶摇听得很清楚。

    “柳剑仙……”

    柳巷没有转头,只是带着缅怀的声音说道:“剑道可以更高……只是我们都倒在了路上,要是有机会,罢了,可能没有机会的。”

    “好好看着便是,才踏入太清境,正好我们也是太清境。”

    柳巷不再说话。

    倒是万尺又开了口,“我万尺即便是个恶人,但对于剑道,仍旧不失本心。”

    李扶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万尺有些无奈,怅然笑道:“你学了我的御剑法门,有人问起,你要是不嫌我万尺名声臭,便可以说上一说,当然,要是你以后能站在剑道之巅,便更好,算了,你大抵没有那个机会。”

    要是万尺不说最后那句话的话,还倒是很像一个对后辈有殷殷期盼的前辈,只是说了最后一句话,让李扶摇都有些哭笑不得。

    万尺自然不会顾及李扶摇的感受,只是又说道:“记得把我的万丈长带出去,替他找个好主人,怎么也要是个剑胚。”

    这便是又一刀刺在了李扶摇的心坎上。

    柳巷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再说了。

    万尺收回思绪,身前的几十柄剑开始重新剑意勃发,之前被他吸收的剑气再度回到剑身上。

    万尺容貌开始苍老,一头灰白头发开始变得雪白。

    手臂重新变得如之前一般枯瘦。

    但这里剑意大盛。

    柳巷伸手一撩青袍,往前踏了一步。

    剑气大作。

    剑光乍起。

    实在是太过耀眼。

    李扶摇只能隐约之间看到这一剑。

    但仍旧是看不真切。

    几十柄剑齐齐而来,柳巷举剑相迎。

    不知道过了多久。

    砰地一声巨响!

    映入眼帘的,是几十柄剑齐齐坠落下来。

    定睛一看,没有了柳巷,没有了万尺。

    在石门里,除去那些剑之外,只有一件长袍。

    只是青丝是插在长袍上的。

    胜负之分,显而易见。

    李扶摇站在门外,怔怔出神不已。

    从自己从洞府到看到那些字,以及现如今的两人大战,可曾有一点是自己预料之中的?

    今日之事,真是很像是一场梦。

    想了想,李扶摇走进去,捡起青丝,顺道又把那柄万丈长悬在腰间,抚摸着剑柄,感受着不如之前那般的寒意,思绪万千。

    .m.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