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两百三十四章 北海有条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有一件事,常林从来都没有想过。

    那就是当真的和杜一舟撕破脸皮之时,自己的这个大哥,会怎么做。

    依着他之前的想法,自己的大哥虽然说是一直以一副读书人的姿态来管理山寨,可杜一舟能够当上这山寨大当家,本身便很能说明问题。

    可真的等着这一天来到的时候,常林却并不慌张,他知道杜一舟有很多东西没有告诉他,也知道杜一舟有很多东西隐藏得很深,但他并不担心他会一言不合的便将他打杀,毕竟自己的这位大哥是个读书人。

    于是常林在短暂失神之后,便想着要去打开寨子大门,让自己白天联络的那些个兄弟进来。

    可杜一舟还是叫住了他。

    杜一舟神情古怪,“大哥还是舍不得?”

    杜一舟摇摇头,他随手抛过来一壶酒,轻声道:“我只是在和你探究另外一个可能。”

    常林没有犹豫,接过酒壶之后,便喝了一口,他一点都不担忧杜一舟在酒里下毒,因为那本来就不是他的行事风格,一起在山上待了这么些年,有些东西,常林很相信自己的判断。

    杜一舟借着月光,抬头看了几眼至今都还躺在屋顶上的李扶摇,然后才说道:“你要做第一把交椅,给我说一句,我便让给你了,这没什么好说的,要让其他寨子里的人进来了,今晚过去,寨子即便没有了我,可还是你的寨子吗?”

    “即便是你能保住寨子,但最后手下那些兄弟真的会服你?”

    杜一舟看着常林,笑道:“你好好想想,要是觉得宁愿这样,就去打开寨子大门。”

    常林又喝了一口酒,沉默片刻之后,才平静道:“大哥有什么高见?”

    时至今日,他仍旧愿意喊杜一舟一声大哥。

    杜一舟笑起来,眉目之间的那颗痣在笑容中,显得有些奇怪,他开始说话,“你要是现在去喊醒寨子里的那些兄弟,告诉他们,寨子被外人觊觎,已经准备今夜攻打山寨,然后你再领着他们杀出去,把之前你叫来的那些人给一网打尽,这样一来,今夜之后,你的名望便要胜过我,我再说把大当家的位置让与你,谁不服?”

    “想来不会有谁不服,你要做大哥,很简单,只是取决于你要如何去做,是拿外面寨子的那些贼人性命来换,还是自家兄弟的性命,外加一个不好的名声来换?”

    杜一舟站在月色中,不紧不慢的缓缓开口,并未有半点急迫之感。

    常林能懂他,他又何尝不懂常林。

    在屋顶的李扶摇忽然把背后的剑匣解下来,用一块干净布条,擦拭着那柄青丝剑。在小雪送人之后,只有一柄剑的李扶摇做起这种事情来,时间要省去不少,但他依然做的很认真,而且不仅是认真擦拭着这柄剑,也是在认真看着下面的正在发生的事情,也在认真想。

    杜一舟的这个提议,不管怎么看,都要比之前常林的设想要好过太多,所以常林在很认真的思考。

    杜一舟很清楚的知道,常林思考的内容,不会是什么关于兄弟们的性命之类的东西,他只会思考,做什么选择会更有益处。

    沉默很久,常林开口问道:“大哥你想要什么?”

    杜一舟觉得有些好笑,但是看着常林的神情,想了想,便轻声说道:“或许只是想看看,你们会怎么选择,怎么去做。”

    常林咬了咬牙,最后下定决心说道:“我选后者。”

    杜一舟没多说话,只是从怀里拿出了一包药粉,丢给了常林,然后笑道:“醒酒药,半刻钟就够了。”

    常林抱拳,然后转身离去,看样子就要去将那些个兄弟都唤醒。

    杜一舟看着他离开之后,便也来到了屋顶,就坐在李扶摇身旁。

    坐下之后的第一件事,便是他惊讶的发现,李扶摇身旁的那壶酒,至今都还是满的。

    李扶摇没有喝酒。

    李扶摇把青丝剑放回剑匣,重新系在背后,然后才问道:“好像这挺有意思,好像又没有意思,反正我没看出来现在对我有什么意思。”

    杜一舟歪着头想了想,平静说道:“这本来就是我这么些年落得最后一子,想的便是要结束这局棋,不过恰好遇见了公子,便想着和公子一同看看,不过也没想过会让公子都看清楚。不过看看,没有坏处,或许以后再遇见一些心烦事,想想今天就会觉得很有意思。”

    李扶摇看着这个读书人,想着自己之前遇到的那些读书人,皱了皱眉头,没有多说什么没有意义的废话,只是看着底下,想着之后会发生的场景。

    杜一舟忽然说道:“宁师妹与你喝过酒?”

    李扶摇点了点头。

    杜一舟的神情便莫名其妙的有些古怪,似乎能和宁映雪一起喝酒,是一件事绝对不寻常的事情一样。

    半刻钟的时间很快便过去,这边也没有再来人,只是在夜色之中,隐约可见,有数十人往一处而去,而且在短短一刻钟之后,便响起些杀伐之声。

    那些声音在寨门外响起,时不时听着有重物落在地面上的声音,那是有人身死,杜一舟始终面无表情,而李扶摇则是脸上有些惆怅。

    等到半柱香之后,厮杀声渐渐响起,寨子门口这边才有火光生出,但是那些火把却在夜色之中,越来越远,最后不可见。

    只有一人,再度回到寨子中。

    身材高大的常林来到这屋子下面,朝着屋顶上杜一舟朗声道:“大哥,今日之后,您仍旧还是大哥。”

    李扶摇轻声道:“他似乎想通些什么,觉得自己本领低微,怎么看都是争不过你的。”

    杜一舟笑道:“也有可能是以退为进。”

    两人交谈,都是压低声音,杜一舟更是早早便放出一缕气机将其阻断,以免被常林所听见,因此常林现如今仍旧不知这两人的交谈内容。

    杜一舟平静道:“既然说好了,那大当家位置就是你的,跑不了的,等着他们回来我便宣告消息,日出时分,我和这位李公子便一同下山,从此之后,山寨姓常。”

    常林表情阴晴不定,看向屋顶的杜一舟,动了动嘴唇,但并未说话。

    杜一舟知道他在担忧什么,但也是耐着性子没有出声,更没有其他什么的动作。

    李扶摇看着这场景,觉着有些无趣。

    算计人心这种事,他本来就不愿意去做,在洛阳城里是不得不为,到了洛阳城之外,他更喜欢用手中的剑说话,这般算计来算计去,只怕对剑道也并无裨益。

    杜一舟纵身跳下屋顶,去和常林说了些什么,声音不大,要是仔细听,李扶摇肯定能听见,不过他没有这个想法,他甚至觉得在这里待到明日天明都有些困难。

    在屋顶上趟了半夜,听着下面的动静从嘈杂变得安静,最后睁眼看的时候,常林已经在和寨子里的一众兄弟把酒言欢,而杜一舟则是独自带了一壶酒,往远处走去。

    李扶摇仔细看去,寨子里如今已经多了很多东西,想来就是到其他寨子里去抢的。

    叹了口气,好像这个故事到了这里也就结束了。

    正想着起身,不知道什么时候,身旁便多了一位女子。

    李扶摇转头一看,失声道:“宁院长?!”

    此刻出现的女子,自然是宁映雪。

    她看向李扶摇,然后理所当然的说道:“我知道你说服不了他,所以我肯定要亲自来。”

    李扶摇苦笑道:“既然宁院长要亲自来,何必要让我白跑一趟?”

    宁映雪又是一脸理所当然,“你反正也没什么大事,到处看看也行,再说了,要是你能成,我就可以不用亲自来见我这个笨师兄了,见他一面,又要费好些口水,也很麻烦。”

    李扶摇仰起头,“可不管怎么看,这个麻烦,宁院长你又摊上了。”

    宁映雪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喝了一口酒,想了想,然后笑道:“我来这里,其实不一定是来找我那师兄的,还有件事,想着要告诉你,你听不听?”

    李扶摇转头看了看那个酒壶,然后后者递过来,李扶摇闻了闻酒香之后,再递回去,这才轻声笑道:“为何不听?”

    宁映雪点了点头,忽然想起一件事,“我可不愿意你再叫我宁院长,下次见面,再这样称呼,可别怪我当着外人的面打你一顿,青丝境的剑士,即便剑气凌厉,可我要打你,也不难。”

    李扶摇苦笑不已,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看出来宁映雪的境界修为,又知道她年纪轻轻就能成为延陵北疆四大书院之一的院长,肯定不是一般人,只是从未成过敌人,所以也就没有过多思索,现在听到她说出来这番话,李扶摇除了苦笑,也没有说什么。

    宁映雪又喝了一口酒之后,才缓缓说道:“山河之中的儒道两教外加上西方佛土那边的佛教,每隔一段时间,在某位圣人遗迹开启之日便要派门下年轻弟子去那处遗迹各自寻找机缘,圣人毕竟是圣人,虽然不知道那位圣人是否身死,又为何会留下洞府,隔一段时间便打开一次,但既然是有,那好东西不会少,三教修士自然都眼馋,这一次梁溪那边,没有派出预料之中的道种叶笙歌,反倒是只是派出了一个名不经传的年轻人,延陵这边自然还是让顾缘去了,然后佛土有一位禅子也去了,按理说,最好的东西肯定便会在这两人手中,可是不知道为何,那位年轻人的运气好的有些不正常了。”

    “他自知与顾缘和那位禅子争不过,便独自寻了一处之前数百年间已经被着找过很多次的侧室,抱走了一个普通香炉,谁又知道,这香炉之中竟然有一炉圣丹。”

    说起圣丹的时候,她明显说得慢了些。

    李扶摇知道这意味这什么,这世间的三教圣人,没有一个不是博学之人,世间的术法,虽然不一定都会,但至少会得很多,炼丹一事,虽然可能并不熟悉,可圣人们若是愿意以自己的精血作为药引,也能练就圣丹。

    圣丹对圣人倒是没有什么作用,可对于这世间其余的修士来说,并不简单。一颗圣丹,便足以掀起一阵腥风血雨。

    圣人拿它无用,但其余修士有这一颗,不仅相当于多出一条命,而且对于修行也大有裨益,只要不是什么登楼境的大人物,其余修士拿着圣丹,绝对有用。

    李扶摇狐疑道:“难不成消息走漏了,但那位道门弟子,不可能无人同行吧?”

    李扶摇至今都记得之前遇见顾缘的时候,她身旁的周宣策,虽然周宣策不敌那位魔教教主,魔教教主又不敌老祖宗许寂,可世上哪里来的这么多魔教教主,哪里来的那么多老祖宗许寂。

    周宣策便已经算是儒教极为厉害的人物了,至于道门那边,即便是派出一个不如周宣策的大人物为那道门弟子同行,也不会差到哪里去的。

    所以李扶摇才觉得要是就这样这圣丹就被抢夺了,才会有些意外。

    再说了,那位观主现如今正是如日中天的时候,谁敢明摆着抢沉斜山的东西?

    宁映雪平静道:“你想都想不到,林红烛出手了。这位魔教教主,抢夺了这一炉圣丹之后,没有做什么大事,就是把它们尽数都扔进北海了。”

    李扶摇一怔,随即觉得很奇怪,这也有可能是林红烛用的障眼法。

    宁映雪笑道:“事情不会有假,因为有一个读书人当场亲眼所见。”

    李扶摇一怔,随即问道:“谁?”

    提起这个人,就连一向随性的宁映雪都认真起来,她正色道:“学宫掌教,苏夜。”

    这个名字的确有些不同,山河以三教为尊,其实说到底,还是儒道两教的天下,圣人高坐云端,对世间诸事都不会上心,那真正有话语权的不过就两个人,沉斜山的观主梁亦,以及京口山的学宫掌教苏夜。

    一位是道门领袖,一位是儒教掌教。

    两位都有绝对大的权力,绝对能被人尊重。

    即便不是发自肺腑的,至少要表面上尊敬。

    “既然苏掌教亲眼所见,为何苏掌教不出手把那些丹药捞起来?”

    既然是圣丹,就算是苏夜对那些东西没有兴趣,可怎么来看,留给学宫学子们,也是极好的。

    宁映雪轻声道:“听没听过一句话,‘北冥有鱼,其名为鲲。’”

    李扶摇神色古怪。

    宁映雪一拍脑袋,原来是忘了这一茬。

    “北冥便是北海,北海里真的有鱼,叫做鲲。鲲真的很大,大得无法想象,这种异兽,本来不该出现在山河当中的,只是六千年前的那场大战,让妖土和山河之中出现了一个大峡谷,后来这峡谷灌满了海水,便成了北海,然后妖土内乱,最后一位鲲族的妖土巨头重伤不治之后,鲲族便离开了妖土到了北海。一呆就是六千年。”

    “除去圣人之外,没有修士能在海底击杀一头出身便是春秋境,成年便是登楼境的鲲。”

    “登楼之后是沧海,鲲之后,是鹏。”

    “鲲族要想有朝一日重返妖土,拿回属于他们的东西,族内便必须出现一位大妖,现在虽说没有任何消息可以表明,北海里会有鲲化鹏,但即便是苏掌教,出手也未见得能成功。毕竟境界太高,惊动了北海里的鲲,都不好办。况且林红烛既然敢把那些圣丹扔进北海,苏掌教出手,也很有可能会被林红烛阻拦。”

    李扶摇一怔,随即说道:“那丹药在北海,一定会吸引不少修士去抢夺。”

    宁映雪点头,“而且前几日,便有消息说,在北海上,有修士运气不错,捞起了一颗圣丹,虽然之后那位境界低微的修士便选择把圣丹卖给了梁溪某座道观,但也极大的鼓舞了这些修士前往北海,毕竟现如今那些圣丹,是无主之物。”

    李扶摇点点头,对于这些东西,并未有太多的想法,这么多修士,那么些丹药,就算是他想要,也八成没什么机会,让他出海去捞,他还怕惊动了海里的大鱼,到时候捞丹药不成,命也丢了。

    不过宁映雪接下来的一席话,让李扶摇若有所思。

    “圣丹惊动了不少大人物,他们虽然不会亲自出海,但在岸边,已经明码标价,那些个修士要是有幸捞起来一颗,就可以卖给他们,不仅如此,因为临近妖土,就连妖土都派出了人,至于剑士嘛,可能也有。”

    李扶摇眨了眨眼睛,随即笑道:“我本来就要一路向北去。”

    宁映雪看了一眼这小滑头,有些失落,“我要不是已经决定要南下,我肯定也要去看看。”

    李扶摇一笑置之。

    去北海看鲲,是他练剑以来早就想好的,只不过之前他也知道,不一定能得偿所愿,可现如今北海这么热闹,好像就是再告诉他,非去不可了。

    看鲲也好,还是凑热闹也好,最要紧的是有可能看到那个姑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