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四十章宫闱未知处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大周的南边军在谢应的率领下将陈国大军打得抱头鼠窜,解决了大周危机,得胜而还之后,自然而然便该庆祝一番,因此今日长春宫的天还没亮,一众太监宫女便开始布置今日早朝过后要举行的庆祝宴席。为了不出纰漏,今日那位司礼监掌印太监竟然是亲自出面,要确保一切无碍,大周天子赶在早朝开始前便进了御书房,要批阅些堆积的奏折,世人都说皇帝坐拥四海,权柄一国最盛,可谁又见过这些被案牍劳形的君王是如何一日日消瘦的。

    御书房早已经准备妥当,放在最上面的那封折子,是兵部对于这场战事的汇总,包括战死的士卒数量以及损坏的兵器战马数目,而紧接着第二封折子便是户部请求调拨银子的,一场战事打完之后,抚恤金也好,还是购置增添兵器战马也好,都离不开白花花的银子。大周天子看了看具体数目,用朱笔在上面写下一个准字之后便打开下一封折子,只是还没来得及看,御书房的大门便被人推开。

    大周天子头也不抬,在这大周皇宫,除去安阳公主之外,实在是找不出第二个人敢如此直接便推门而入,更何况是他还在御书房批阅奏折的时候。

    大周天子再写下一个准字之后,方才平淡说道:“堂堂大周公主,当街拦下朕的大将军,成何体统?就算你不是公主,总该是个女儿身,有这般不知羞,也不知道宫中的人是怎么教导你的,看来朕真当赏她们一人一百大板。”

    推门而入的姬南泷原本想说些什么的,可等听着大周天子说了这么些话之后,便扯了扯嘴角,不敢开口,站在一旁,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搁在平日里,对于自己父皇这不轻不重的几句话,姬南泷肯定是不以为意,只不过现如今他有事求他,自然不敢过多做出大周天子不喜之举。

    放下奏折,大周天子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这个舍不得打骂的女儿,轻声笑道:“想要父皇给你什么,开口就是了,只不过事先说好,其他东西父皇都可以给你,唯独谢应,父皇不给。”

    姬南泷本来兴高采烈,可听到大周天子的最后半句话,整个人便像被霜打的茄子一般,彻底焉下去了。

    大周天子看了看天色,站起身,揉了揉姬南泷的脑袋,笑道:“朕何尝不想这家伙来做驸马,可是相较起来,朕更宁愿他做一个对大周有用的将军,要是就因为你的喜欢,朕就让他丢了前途,那朕倒是实在有些过分了。你作为大周的公主,自然也要替大周考虑。”

    姬南泷双眼朦胧,带着哭腔说道:“那我还不如不做这个大周公主!”

    大周天子没有多说什么,虽说他在竭力促成这桩婚事,但实际上这件事没到最后,谁也不知道到底能不能成,他现在便将一切说出来,最后要是不成,想必这有了希望然后又绝望的安阳公主会更伤心。

    眼见天色不早,大周天子便离开御书房前往崇德殿召开早朝,只留下姬南泷一个人。

    在崇德殿前,今日有些不同寻常。

    因为除去往常应当在此时进入崇德殿参加早朝的官员以外,还有一位早已经不在少梁城的文官现如今也来到了崇德殿前。

    国子监祭酒谢陈都,这位谢家的家主,谢应的叔父,天下一等一的书法大家,已经淡出朝野多年的祭酒大人今日便出现在了崇德殿外。

    对于这位谢家的实际掌权者,朝中文武一向都钦佩有加,毕竟这老大人在先帝在位时便担任过统军大都督,皇帝陛下即位之后的数年内也是权柄极盛,要不是年事已高,说不定这位老大人现如今还是大周的宰执大人,如此人物,容不得人掉以轻心。

    今日在崇德殿前相侯,这位老大人身边除去大周宰执李济,实在是再无第二人敢上前相扰了。

    老大人看了一眼多年未见的崇德殿,忽然笑道:“李济,你说少梁城当官不易,为何老夫当年全无感受?”

    李济现如今虽说是大周文官之首,可在这位老大人面前其实资历也不够,他轻声笑道:“老大人在官场多年,一身阅历哪里是这些大臣能比的,没有此感,也是理所当然。”

    谢陈都笑着摇头,“做官这件事,只能算是微末之道,老夫年轻时候曾放豪言,说我谢陈都书法第一,乐理第二,文章第三,这做官便只能排到最后了。”

    李济平静道:“老大人涉猎太广,且无一不精,就连这最末的做官都能做到国子监祭酒的位置,如此说来,李济不得羞愧死?”

    对于李济的一番话,谢陈都一笑置之。

    沉默片刻之后,谢陈都笑道:“李济,老夫这次入京,只为我那侄儿求一件事,不求你帮忙,可万望你不要捣乱。”

    李济没有立即开口,这位朝野威望的老大人今日入京本来就不算是小事,可入京之后没有半点歇息,便参加早朝,便更是有些奇怪,之前诸多朝臣都还在猜测这老大人入宫的原因,现如今谢陈都几乎挑明,李济哪里还有猜不到的理由。

    这老大人入京所为的,除去那位谢家宝树和安阳公主的婚事还有什么?

    正失神间,李济便又听到一句话。

    “李济,你觉得老夫此事能不能成?”

    李济抬头之后苦笑道:“老大人所求之事,李济自然不敢怠慢。”

    听到这番话的谢陈都点点头,只不过却是笑容玩味。

    ——

    早朝开始在即,按着以往,长春宫便应当是闲下来了,可现如今因为要准备之后的宴会,倒也算不得闲,司礼监掌印太监苏谨行走在宫墙之内,眼神晦暗不明,转过拐角的时候,被一个小太监撞了一下,小太监抬头看着自己撞到的正是那位掌管万余宦官的掌印太监,吓得惶恐跪下,一个劲磕头,实在是苏谨在内廷的积威实在太深,由不得人不害怕。

    苏谨看着这个跪着的小太监,原本并不准备说些什么,可等看过小太监几眼之后,忽然厉声道:“哪来的山精野怪,敢在长春宫内撒野!”

    小太监脸色发白,先是有些茫然,但很快便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而就在他倒下之后,后背便一阵蠕动,很快便发出些声响,从他的后背里,便爬出了只长着青色皮毛,如寻常一般大小的猫来,那只猫爬出来之后,舔了舔爪子里沾染的鲜血,桀桀笑道:“想不到这种穷乡僻壤,还有个修士坐镇,怪不得一直流传这天底下的皇宫无论大小都不好进。”

    苏谨不和他多说什么,只是伸出左手,一把便抓住了这只猫妖,由不得它动弹,掐住脖子之后,苏谨呵呵笑道:“我的机缘,你一只猫妖,争什么争?”

    说完之后,苏谨一口便咬下了这只猫的脑袋,在嘴里咀嚼,脸上露出满足的神情。

    吃着猫头,苏谨含糊不清的念道:“还差多少?十个还是五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