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821章 张辉登台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加入天行宗之前,张辉差不多算个散修,从来没有受人教化过,也很少能找到与之交流的同道中人。

    完全靠着自己一个人瞎琢磨,一点一点摸索,钻研,慢慢的走到今天。

    金篆玉函上刻录的武技,玄术,相对于大世界的武技而言,应该算比较粗浅,低级,但强在包罗万象,无所不有。

    如果没有金篆玉函,张辉绝对走不到今天,

    怎么说呢?

    张辉现在的心态,就好比一个住在偏远山村的小孩儿,平常一边放牛,一边抱着课本啃读,读书习字。

    突然间被名校录取了,然后来到现代化的教室,看着几十台电脑,心中满是震撼。

    “原来,也可以这样修炼啊!”

    这特么就叫专业。

    张辉当然也要尝试一下,看看专业修炼的方式,有何不同之处。

    除了试炼的方式之外,对于阵法的本身,张辉也十分好奇,想知道这些傀儡,是通过什么样的阵法和方式运转的。

    光看表面不够,还得想办法拆他几尊木人,石人,铁人,好好研究一下内部的构造,差不多张辉就能了然于胸了。

    抬眼盯着高台上的刘虞,这小子还没下台,还在台上。

    刘虞傻了吧唧杵在原地,下去也不是,继续也不是,好不尴尬。

    就这么下去,刘虞不甘心,他都站到台上来了,啥也没做,就这么下去了,多寒碜。可要继续的话,又怕惹的庞兴涧不高兴,人都发话让他下台了。

    “嗳!叫你呢!你是打算继续?还是先下来?别站在茅坑拉不出屎来好吗?”

    “硬憋着不难受吗?”张辉促狭道。

    从头到尾,张辉都没想过要跟刘虞,跟诸葛冠宇他们比试,就是出于好奇,想着过来瞅一眼。加入天行宗近两个月时间,张辉一直在闭关钻研阵法和巨蛋上的道纹。

    现如今出关了,又置身于天行宗,当然要想办法提高一下自己的实力。

    张辉也发现,自己现在好多东西,武技,包括赤血偃月刀,档次都有点不够用。

    这次出关,除了研究如何在武器上刻画阵法之外,另外一个,张辉准备到万法窟好好挑选几门适合自己的武技,花上一段时间,好好修炼一下,尽快的提升自己。

    外人看来,张辉风光无限,天赋过人,加入天行宗连崔云子,四庭八柱都亲自相迎。实际上,张辉现在的处境十分凶险,保不齐什么时候就会被人弄死。

    萧玉堂就不必说了,张辉杀了他儿子,那老东西现在彻底疯了,肯定会想尽一切办法对付他。

    最大的危险来自于北方。

    如同苏瑾的处境一样,当他们师徒两人展露出过人的天赋之后,敌对的一方,为了将来做打算,一定会派出强者将他们这些卓绝天才扼杀在摇篮之中,杜绝他们任何成长的可能。

    这点,崔云子已经再三重申,再三叮嘱张辉,短时间内千万不要离开天行宗。

    与此同时,大商盟的斯图延也转告张辉,在一年之内,大商盟临渊城支部不会与外界往来。也就是说,大商盟不会派遣舰坞来往,尽可能封锁张辉结婴,金身百丈有余的消息,尽量的为张辉多争取一些时间。

    只不过,他们所能争取的时间,极其有限,兴许他们所做一切都是白费,保不齐什么时候临渊城张辉的消息,就会散发出去。

    斯图延能调动舰坞,萧玉堂也能。

    所以,眼下张辉的要做的就是以最快的速度提升自己,壮大自己的修为境界,只有这样他才能够在强者如云的大世界,活下去。

    只有活着,才能去找苏瑾,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

    因此,其他人会觉得张辉很狂,狂的特么没边了,实际上,张辉是没办法,激流勇进,才能破开一条生路。

    ……

    庞兴涧眉头微沉,他的话,刘虞居然不听?

    当然,庞兴涧自恃身份,不至于因为些许小事儿而表现出愤怒,亦或者恼火。

    “你不下来吗?”

    庞兴涧的声音依旧平缓,脸上没太大表情变化,但熟知庞兴涧的人,都知道,他动了肝火。

    点了点头,庞兴涧收回目光,满面笑容,与张辉说道:“张镇天兄弟稍微等一会儿吧!先来后到,这是试炼场的规矩,人家居然有心想要展示一下,那就让他展示吧!”

    从庞兴涧收回目光的那一刻起,刘虞就知道,自己完了,他已经彻底被庞兴涧除名了。

    此刻,他就像一个跳梁小丑般,站在高台上,任由众人投来嘲弄,讥讽的目光。

    注意到庞兴涧阴邪的余光时,刘虞浑身一哆嗦,脸色唰的一下苍白如纸,再也没有片刻犹豫,立即纵身跃下高台。“庞哥,对不住,我刚刚……”

    庞兴涧挥手打断刘虞的谈话,笑容和煦。“你看你,跟我道歉做什么,咱们都是同门师兄弟,无需这般恭谦。我倒要替张镇天兄弟感谢你,把位置让了出来。”

    接着,也不管刘虞如何表态,庞兴涧转过头来,面对着张辉,摆手请道:“张镇天兄弟,接下来看你的了。记住,千万不要游走在高台的四周,那样很容易被逼到角落,届时就麻烦了。”

    “还有,我建议你从木人开始试炼,稍微适应一下,慢慢的再增加难度。”

    “木人,石人两响,相信对你来说应该不难,难的是第三响,但是我仍坚信,张道友说不定能给我们一个大大的惊喜呢!”内心,庞兴涧是已经帮张辉分析了他的成就,最多只能在铁人阵呆上五分钟,木人阵,石人阵要拿下双响的可能性,也不大。

    表面,庞兴涧却说的十分动听,放佛他跟张辉是认识多年的老兄弟,一直在旁边讲述着一些试炼场应注意的事项,规则,阵法的变化,如何取巧,等等。

    “知道了。”张辉不冷不淡的回了一句。

    张辉玩不来勾心斗角,但他看人十分准,通过庞兴涧对待刘虞的态度就知道,庞兴涧只会去恭维对他有利可图的人。

    这种人,最是恶心。

    在天行七子,以及其余数百人修道者的瞩目之下,张辉漫步登上高台。

    “就从木人阵开始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