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10章 千万别动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春嫂年轻丰满的身体,紧贴着张辉后背,轻盈滑腻,弹性十足。软绵绵的身子,芬发出一种奇异的清香,给张辉带来无穷尽的力量。

    这是一段既煎熬又享受的旅程,张辉脚步放的很慢,期望着这条崎岖的小山路能够无限延长。

    张辉在城里念书的时候,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也没少见,城里人又会打扮,都整的挺带劲,但是跟春嫂比起来,那些女孩子总觉的少了一份女人独有的韵味。

    常听人说何春花性格泼辣,又有谁知道在泼辣的背后,是一种令人顿生怜悯的心酸和柔弱。

    张辉父母健在都难以养活他们兄妹两人,春嫂一个人在这陌生的小山庄,独自一人拉扯孩子长大,其中艰辛坎坷惟有个中体会。

    张辉倒是觉得春嫂挺可爱,只可惜她的男人没这福分。

    至于村里的闲言碎语,张辉压根不信,如果何春花真的是一个水性杨花的女人,以她的姿色,完全可以撇下孩子去城里找个好人家,何必在这山沟沟里边吃苦受罪,完了还遭人白眼。

    张辉想入非非时,趴在他背上的春嫂也是感慨万分。

    一个女人,真的太不容易了。

    多少个夜晚,巴望着能有一双强健的臂弯把自己揽入怀中,多少次掉泪,渴望一个温暖的拥抱,多少委屈,却连一个倾诉的人都没有。

    趴在张辉宽厚的背上,听着男孩粗重的呼吸,春嫂竟是有些痴醉。“真希望一直这样走下去该多好。”

    出了山,脚下是一汪湛蓝的水库,两边青山点缀,中间勾勒出几朵祥云,好似一块巨大的宝石,碧玉通透,完美无瑕。

    旁边就是张辉租的那块地。

    这会儿地里有两个人,站着的那个是张辉的父亲张有田,另外一个黝黑的中年汉子坐在裸露的岩石上吞云吐雾。

    张武。

    方寸头,三角眼的那个就是张武。他的眼神中总是带阴鸷之色,就好像一条毒蛇一样,让人很不自在。

    听到有人攀谈,春嫂猛的惊醒过来,连忙拍打着张辉的后背,小声呵斥道:“你虎啊!快撒手呀!”

    “爹!”

    被父亲逮了现行,这让张辉有点小尴尬,他摸了摸鼻子,奔着张有田这边走来,一边冲张武点了点头,打了个招呼。“武叔!”

    “嗯!”

    张武鼻腔哼了一下,权当回应。

    三角眼滴溜溜转动着,在张辉跟春嫂两人身上来回打量,也不知道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

    春嫂拨弄了下刘海,故作镇定,提溜着篮子大摇大摆走了。

    有外人在,张有田没吱声,只是眼神很怪异,略带责备。

    大清早的,你跟一小寡妇钻山沟沟,你是想干嘛呢你?

    这败家玩意儿,真是不让人省心。

    租这么一块坡地也就算了,居然还跟何春花钻小树林,那小寡妇是随便能玩的嘛!

    昨天晚上实在是太震撼了,张有田脑瓜子全是浆糊,因此,张辉租地的时候,他没能发表什么意见。

    后来寻思一宿,觉得不行。

    这不是瞎折腾呢嘛!

    心可真大,租这么一块破地,种啥都白搭。

    张辉没在家种过地,就放假农忙的时候回来帮下忙,一点经验都没有。所以张有田担心张辉瞎折腾,把那几万块钱全糟蹋了,早早起来帮着勘察下,顺便问问张辉到底怎么想的。

    张武可就没那么好心了。

    他早上吃稀饭的时候,听村里人七嘴八舌的议论,说是张有田家的犊子回来了,放着好好的书不念,傻了吧唧的要回家种地,还把水库上边那块坡地租了。

    租十年,要种西瓜呢!说是什么沙地西瓜。

    那可不是扯犊子呢嘛!

    张辉种西瓜也好,种南瓜也罢,张武不关心,他关心的是这块地。“小辉,听说你租了这块地是吧!来,你过来下,我跟你说个事儿,刚刚我也跟你爹交代了下。”

    “这块地你要开你去开,但是这八分地,你别动。看到没,这边我都种上花生了。你要开垦的话,可得悠着点,别把我花生弄毁了。再说了,你不是种沙地西瓜嘛!这边的八分地都是我开出来的,都施了肥,也不太适合你那什么沙地西瓜。”

    也就是说,甭管张辉租这块地多久,花了多少钱,那八分地都属于他张武的,就因为那块地是他开垦的。

    这话说的可就有点让人不舒服了。

    明明是队上的坡地,张武占了八分地,一般人家就算心里不舒服也不会没事找事。但是现在,这块地张辉花钱租下来了,那么在这十年期间,张辉就是这块地的地主。

    只有他有这块地的使用权。

    张武现在霸占了张辉的地不说,完了说话的口吻还是这种态度什么跟你爹交代了。

    你谁啊?

    张辉心里不得劲。

    起初,张辉也是想着说,毕竟都一个村的,完了自己又是后辈。人家花生苗都长出来了,总不能拔了吧!占也就让他占几个月吧!充其量再有三个月花生就该成熟了。

    而现在,张辉不乐意了,最气的就是张武那句我刚刚跟你爹交代过。

    “你算个什么东西?”张辉就好奇了,一个人的脸皮到底能厚颜无耻到何种境界才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这块地现在是我的地,我想怎么整就怎么整。”

    总共也就十来亩地,这老畜生占了八分,再剔除那些边边沿沿,一亩地也不差了。

    十亩地他占十分之一也就算了,还想着一直霸占下去。

    什么人呐?

    张辉在心里盘算过,像这么一亩地花生,综合投入将近五百块钱,不算人工。亩产七八百斤的话,产值大概不到两千块钱,大概能有七百到一千左右的净收入。

    可能城里人随便买个手机都好几千块,一个月收入万八千的很常见,但是对于张武一个农村人来说,一千块可不是一笔小数目。

    张辉真要把他的花生苗全拔了,张武估计能跟他玩命。

    权衡再三,张辉决定还是给他点脸。“花生苗都长这么大了,我也不为难你,这八分地就让给你一个季度吧!下次收了花生,自己把界限划清楚吧!”

    张有田抓了抓头,有点尴尬,或者说是对张武的畏惧吧!但是张有田仍旧觍着脸嘿嘿干笑着说道:“那什么,你也别生气,赶明儿我让小女张罗张罗,咱好好搓一顿成不成?”

    张辉说话太冲,年轻人有脾气是好事儿,关键这张武是个混人,没必要为了点事儿惹上他这样的屎苍蝇。所以张有田才会上前打圆场,寻思给张武一个台阶下,做人留一线嘛!

    “过两个月你收花生的时候,我过来搭把手你看怎样?”张有田陪着笑脸,姿态放的很低。事实上,张有田的潜台词等于是在央求张武。“您大人大量,甭跟我家犊子一般见识。这地老这么霸占着也确实说不过去,您高抬贵手,还给我们算了。”

    但是张武不爽啊!

    张辉分析的不错,八分地,一年近两千块钱的纯收入,张武能不要吗?

    今天他张武占着这八分地,明天就能占一亩,久而久之,这块地早晚就成他张武家的。

    实际上,在今天之前,这块地一直就是张武在使用。

    他想怎么开垦就怎么开垦,想种什么就种什么。

    突然间,张辉回来了,把他张武的地霸占了,你说他能答应嘛!

    “嘶!”

    张武没吱声,他吸了一口香烟,也没正眼瞅张辉跟张有田父子两人。

    张武抽的烟是五块钱一包的老庐山,廉价的劣质香烟,但是装犊子的范儿起的很高,五块钱的老庐山愣是让他抽出了高处不胜寒的落寞感,一副谁人懂我的架势。

    “我说的话你是没听懂?”

    “成!那我再说一遍,你给我听清楚了。”

    “这八分地是我开出来的,甭管你给了多少钱,租了多少年,这片地,你千万别动。”

    张武起身指着张辉鼻尖一字一句道:“听清楚了吗?千万别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