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829章 这孩子太老实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苏景此时堆萎在地上,胸口仿佛被千钧巨石砸中,骨骼欲裂,四肢酸软,根本起不得身……显然,丁引两成功力一击,到底也远远胜过他如今的真实实力。

    能不死,已经完全是仗了火蚕衣和金丝甲的功劳。

    眼看对方便要死在慕容若的剑下……

    丁引也是倒在地上半天爬不起来,死死咬牙,喝道:“住手!!!”

    长剑顿时戛然而止,狄明奇直接被一脚踹开,这位在剧情中曾经大放异彩的主角,如今却弱的根本连影响战局的能力都没有。

    冰狼剑横在丁引脖颈之侧,慕容若娇喝道:“丁引,你还有什么话说?!”

    苏景无奈叹息了一声,双方已战至如此地步,自己与丁引更是拼的两败俱伤,容若还是经验太不足,日后,定然要告诉她,别管敌人怎么说,先杀了。

    强敌人也好,弱敌人也好,只有倒在地上的敌人,才是好敌人。

    想说话,行……你先跪了再说。

    君不见,多少人出事,都是因为话多么?

    丁引却哪里知道苏景的心思,他深深吸了几口气,才算是把体内那灼热冰冷的古怪痛苦感觉稍稍缓解,喘息道:“你竟然被我临死反扑打伤……血魔不可能这么弱的,你……你不是血魔!”

    “废话!我自然不是血魔!”

    苏景冷笑道:“若我真是血魔,又为何要杀他们的护法?!我们才刚刚从血魔巢穴中逃出来,想不到,竟然反而被你们这群正道有眼无珠之辈认为是血魔同党,按你这么说,但凡去过魔教总坛之人都是魔教之人,那你南海派和昆仑派,岂不是也都成为了魔教的分舵了?”

    “原来……原来血魔所言的我们中计,竟然是中的这计么?”

    丁引面色本已煞白,如今更是苍白的再不带半点血色,额头上布满了潺潺汗珠,惊道:“我们此时此刻,才算是真正中了血魔的计了!”

    他勉力站起身子……信手一招,那正在天空盘旋的七夕剑和白玉剑同时坠落在地上。

    对慕容若手中那横在自己面前的长剑理也不理,喘息着看向了远处的晓如,此时他正手持双钹,在那里仿佛唱着独角戏一般,将自身所有要害之处尽数遮拦。

    而在他身周,娇俏倩影时隐时现,竟仿佛真正的鬼魅一般。

    两人争斗正酣,分出胜负,恐怕也非一时三刻所能……

    丁引低咳了几声,喝道:“晓如,快住手,我们中了计了!”

    “什么?!”

    远处晓如面色同样微变,不满道:“丁引,你该不会是在玩缓兵之计吧?”

    “是血魔……他们不是血魔,我们中了血魔的计了。”

    丁引喝道:“再打下去,只会铸成大错,快住手!”

    “啊……可恶啊!!!”

    晓如愤怒的咆哮了一声,金钹连连对轰,轰鸣作响声中,大叫道:“住手住手,让你住手你听不到么?小小姑娘,戾气怎么这么重?!”

    慕容若求助的看向了苏景,不知道自己这一剑该不该下去,若是下去,丁引自然是必死无疑,但听他口气,竟然是打算罢战的样子。

    苏景缓缓摇头,以心电对话在慕容若心底道:“先看看他怎么说……一旦有异动,直接杀了他!”

    他们现在已经占据了绝对的上风,自己失去了再战之力,但丁引也休想再战……曲无忆和慕容若两人联手,晓如根本不可能是她们两个的对手。

    那便暂且听听他们到底怎么说吧。

    想着,苏景慢慢支撑着站起身子,道:“丁引,你将我伤到如此境地,现在的话,还有什么说法吗?!”

    丁引同样慢慢起身,可到底伤势极重,支撑了几次也起不得身,只得盘膝而坐,这才显的不那么狼狈。

    他苦笑道:“此事确实是我的不是,当日我与晓如师弟两人闯入魔教总坛,本意便是打算降妖伏魔,匡扶正道,可谁知,魔教众人却早已经在那里蓄势待发,等待多时,而那血魔,却并非我们所想象的那等面目狰狞之辈,反而是一个身着红衣的俊秀年轻人。”

    红衣?

    年轻人?

    苏景一怔,远处,凝神戒备的曲无忆和慕容若两人也都看向了苏景。

    苏景问道:“莫非,是与我长的一模一样?!”

    “岂不就是你么?!”

    晓如喝道。

    “不是他……现在看来,不是他。”

    丁引苦笑道:“那血魔说我们坠入了他的计谋之中,可之后,我们却并未费多大功夫便逃了出来,一真的话,若非他自己不慎,也未必会死……现在看来,他所说的计谋,便是让我们误会血魔的真实相貌便是那等模样,然后,故意放我们出去,让我们正道自相残杀,他好坐收渔翁之利!”

    “什么?”

    晓如面色微变,仔细打量了苏景几眼,眼底露出了惊疑不定之色,确实,虽然同样的相貌,但那个血魔明显相貌更显阴郁邪魅,而面前的这红衣年轻人,却更多的反而是锐利之气,虽并未散发凛然正气,但却也不带半点邪异之意。

    确实颇多不同。

    “所以,是因为我们冲入了魔教的总坛,斩杀了那魔教护法,却被血魔记住了我的模样,然后血魔在你们进入魔教总坛的时候,故意变成我的模样,好诱导你们认为我就是血魔,让我们自相残杀。”

    苏景缓缓重复了一遍丁引话里的意思。

    “这个……”

    听到丁引的解释,合情合理,晓如这会儿也从丧徒之痛中恢复了过来,脸上带着些微尴尬神色,道:“好像,确实如此。”

    “所以呢?一切都是误会,我们辛辛苦苦打了那么久,无缘无故的,容若的冰狼剑被七夕剑砍出了缺口,我被丁引打的重伤……然后我们就该一笑泯恩仇?!”

    苏景话里带上了几分讥讽之意,道:“犯错的是你们,我们什么错都没犯,结果现在,你却轻飘飘的一句误会,就想把一切都揭过不提么?”

    晓如怒道:“你瞎说什么呢?明明丁引被你伤的更重,你竟然还好意思拿自己的伤势来说事?!”

    “所以,你说的更有意思了,小偷跑进我家里偷东西被打伤了,你还想要我给你赔偿不成?!”

    苏景冷笑道:“这事可别想轻飘飘一句话扯过去。”

    “此事确实是我等之错,但……我们现在最需要关心的,恐怕不是这个了。”

    丁引苦笑道:“重要的是,我等中了血魔之计,如今,已是两败俱伤……血魔的话……恐怕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话音落下,他脸上露出了颓然神色,叹道:“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