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六百三十五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万只是一个虚数,没有这么多的佛陀。灵山上也不过才三千诸佛,药师佛自己打造班底。这些佛陀都还尚且弱小,数量也没有那么多。虽然说,琉璃净光世界很容易就能培养出罕见的天才来。

    药师佛看赤松子凶猛,金身泛起一股蓝色的光芒,他连连挥动手臂,拍出手印来,一道道手印大如山岳,轰得两把上古神剑连连颤鸣,不过药师佛却也根本没有办法击碎它们,毕竟这神剑是上古人皇的法宝,祭炼的时候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

    悟道的法力不如赤松子和镇元子两人,自然参与不到如此斗法,只能尽力斩杀一些佛陀和菩萨,死在他手里的佛陀和菩萨起码也有了双数,他手中轩辕剑几乎无物不摧,稍微运转剑诀,一剑下去,立刻就是血溅五步。

    镇元子护住药师如来,有他在此,自然是万法不侵,来者即死。

    赤松子攻击起来行云流水,狂暴如雷霆霹雳,杀人于顷刻眨眼之间;镇元子防守如铜墙铁壁,地书运转,无人得以攻破。这两人一攻一守,便是药师佛底牌尽出,一时间也难以拿下药师如来。

    药师如来呵斥道:“你倒行逆施!琉璃世界内的苍生有倒悬之急,累卵之危,此乃违背我佛意愿之事!赶紧罢手,不然定然会遭到果报。”

    药师佛却冷笑一声,也不多说,出手就擒拿了过来。

    镇元子忍不住骂道:“还真是当贫道不存在不成?好大的胆子!”

    只见他打出法诀来,一下就将药师佛的手掌击成粉碎,药师佛体内佛国中的两千药叉齐齐念经,一会儿,他粉碎了的手掌又重生了出来,这就是他的厉害之处,只要两千药叉不死,便可无限重生。

    镇元子道:“这厮却是难以杀死,赤松子道友,还是莫要纠缠太多,速速离去!”

    赤松子倒也想要离去,但是他施展两口神剑牵制了药师佛的大部分力量,还要抵挡那阵法,实在是苦不堪言,若是现在抽身而去,药师佛一下就能腾出手来破开镇元子的防御,擒拿药师如来,到时候,一切就功亏一篑了。

    “接剑!”悟道将轩辕剑扔了出去,反拔出七星剑来,仍旧与一干佛陀厮杀在一处。

    他的战力极高,修炼的法门是顶尖的,而且还有诸多厉害法宝,一经祭起,立刻大杀四方。

    只见那金砂丹发了出去,啪的一声脆响,打得一名佛陀直接就化为了肉酱,然后吞龙碑落下来,轰隆隆几声镇压,又将几位菩萨斩杀了。

    赤松子将三皇剑彻底合一,虚空中显化出来一口几乎万丈的巨剑来,仿佛横贯整个琉璃世界一般,一下斩杀下去,正杀在阵法之上,轰隆隆一声巨响,将那群佛陀给震得纷纷吐血了起来。

    “世尊什么时候赶来?”药师佛眼中寒光一闪,问月光菩萨道。

    “佛祖,我们派出去报信的人好像被人给截杀了,现在都还没收到丝毫消息!”

    药师佛心中一沉,道:“看来他们是有备而来,在琉璃世界外面埋伏了厉害人物,打杀我们去灵山送信的。”

    东方琉璃净光世界在西牛贺洲的最东部,几乎已经到了南蟾部洲,而且还是隐藏在无尽虚空当中的,一般人根本就无法进入,十分隐秘,这里距离灵山,也是有不短的路程,现在去传递消息之人被打杀了,那就只有自己一人独自对付赤松子等人了。

    “九天雷动,八卦破碎,七星倒转……”只见赤松子破开那万佛朝宗大阵之后,就开始脚踏罡斗,祭祀天道。

    药师佛知道他这一手九天雷动的法门,简直是骇人听闻,上次一下就将弥勒给斩杀了,甚至还差点让弥勒心灵退转,失去果位!可见这一式法门到底是有多么恐怖了!

    “九天玄刹,剑引神雷!”

    赤松子一声暴喝,雷霆霹雳猛然降落,九道雷霆汇聚一体,被他用三皇剑接引了下来,化为了一尊雷霆大帝!

    这雷霆大帝是结合三皇形体和气质的,生有两角,器宇轩昂,但却又厚德载物,三种气质融合在了一人的身上。

    药师佛被那雷霆一触,金身立刻就寸寸崩碎,几乎要彻底瓦解了一般,那两千药叉在一瞬间也被雷霆打死了两百。

    九天神雷将琉璃世界炸开了一个小窟窿,但还是不够。

    就在此时,一只金乌飞到了那窟窿上边,轰隆一声,一下就炸得粉碎,窟窿被炸得更开了。

    “走!”赤松子喝道。

    三人已经接引到了药师如来,而且斩杀了如此多的佛陀和菩萨,算是收获颇丰了,不可再恋战下去。直接从那被撕裂出来的通道里鱼贯而入,药师佛刚准备追击,又是一只火焰金乌落了下来,轰隆一声炸开,火焰几乎要席卷整个天地一样,他急忙施展法力将这股火焰镇压了下去,这才没伤及到琉璃世界。

    “呀!气杀我也,这金乌,肯定是东皇太一,只有他,才有如此本事坏我好事!截杀我派出去送信的人。”药师佛不由咬牙切齿道,他们接引走了药师如来,这药师如来与他因果极深,等那药师如来修炼有成之后,两人恐怕少不得一场大战,但是这场大战谁胜谁负,那可就说不一定了。

    赤松子三人早已远遁千里,那药师如来在镇元子手中挣扎,道:“放我下来!放我下来!”

    镇元子手一松就将他放下,一摇晃那木杖,木杖上立刻现出三个人参果子来,他道:“你将这果子吃了!”

    药师如来却是双手合十,道:“罪过,罪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虽则这人参果子像婴儿一般,但贫僧还是吃了罢,而今多事之秋,只有提升实力,才是王道。”

    悟道倒觉得这个药师如来要实在得多,也不假惺惺的。

    药师如来拿了人参果就吞,吃到第二颗的时候还被噎得连连翻白眼,镇元子一掌击在他背后,他这才咽了下去,倒把三人看得哭笑不得。

    话说三人带药师如来到了五庄观来,一看周围也没有人跟随,这才安然入内坐下。

    药师如来吃了三颗人参果,立刻就成长到了少年模样,眉清目秀,头上光光,但是却已经有了宝相庄严的感觉,让人一看,便觉得心生敬畏,不可亵渎。

    药师如来全称为药师琉璃光如来,他合十道:“那琉璃净光世界乃是阿弥陀佛为我而建的,使我降生在此地后就能够吸纳里面的万千香火,直接修成大神通,接任弥勒尊者之位,成就治世之尊,掌控佛门。而今却被伪佛所占领了,我必须得将之抢夺回来,可惜现在力有不逮,还太过弱小。”

    人参果是天地灵根所生,但是吃得太多也没有用处,三颗过后,就难有效果了。药师如来的根本,还是在于琉璃净光世界,只要夺取到了琉璃净光世界,他就可以迅速成长起来,能够与如来分庭抗礼,他是真正的未来之尊,三世佛中不亚于释迦牟尼的存在。

    药师如来是秉承地水风火、佛门意志、天道秩序,因缘际会而生之人,也可以说是得天独厚的,但而今一切资源都被占据,这让他只能另谋出路。

    “太一来了!”一人身穿金乌法袍,龙行虎步,进入五庄观当中,正是东皇太一。

    赤松子稽首道:“多谢东皇适才出手相助,不然要从那琉璃世界出来,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手段。”

    东皇太一抬手道:“赤松子不必客气!我等为四大部洲之人,自然要为天地着想,共同抗衡诸天,药师如来为佛门崛起关键,我出手也是理所应当的。”

    药师如来道:“我降生于未来,这世间只有伏羲一人可以推算到我降生的时间。东皇是如何知道的?”

    太一便笑道:“一切皆在天道之下,我怎能不知?”

    “鸿钧?!”

    在场诸人都不由吃了一惊,除了伏羲之外。还有一人,就是鸿钧。

    太一道:“鸿钧与异界天道大战。已经重伤,而今正处于涅槃时候,待下一场天地大劫降临时才能恢复过来。现在他已经难以掌控天道,天道的运转,只不过是自我意志罢了,所以,现在一切都要靠我们自己。”

    鸿钧命盘古开天辟地后,他掌控天道。不过却也重伤,施展涅槃法门,等待机会浴火重生,与异界决一胜负。上一次在五庄观算计如来,那紫色的神剑便是鸿钧所发,只不过棋差一招,还是让如来逃了。若是鸿钧全盛时期,便是一千一万个如来和不动明王,那也只有被碾死的份。可想而知,鸿钧伤得是有多重。

    药师如来道:“我已经感应到了。真正的弥勒尊者重伤不愈,在南海归墟当中圆寂了,所以才提前降生。而今天道混乱。未来会有大劫,那大劫会导致法则崩溃,到时候诸天会再次降临,两界生死存亡,皆在那一场大劫当中。”

    天地不仁,天道无情,就连伏羲也不知道异界天道为何会入侵,两界之间如何有这般深仇大恨?

    就算是鸿钧,他都没有丝毫感情。到了如此境界,感情都是累赘。禅无情。禅无礼,禅非禅。非禅也是禅;道无情,道无礼,道非道,道可道,一切皆是道。太上忘情,他们都有感情,只不过将感情忘了,感情只会影响修行,影响天道。

    药师如来道:“我既然降生了,就会影响佛门的气运,如来肯定会不顾一切来杀我,你们必须要保住我的性命,甚至帮我夺回琉璃净光世界,不然我也只能沦为画饼,化作灰灰了。”

    药师如来觉得实在可悲,自己降生下来,就是如此局面,不过,这也正是他这个未来治世之尊应当做的,就应当力挽狂澜,扶大厦于将倾之时。

    东皇太一道:“我来就是接你离去的,你留在四大部洲没有丝毫用处,反而会成为拖累。”

    药师如来也就混元金仙一重天的修为,虽然也算不错了,但跟诸佛一比,那就是以卵击石,他要分薄佛门气运,在未来夺回琉璃净光世界,就只能暂时潜身缩首,暂时隐忍,如越王勾践一般,厚积薄发,小不忍,则乱大谋。

    药师如来是识得大体之人,他在四大部洲当中太不安全,唯有和东皇太一离去,隐藏起来,受他和鸿钧的庇护,这才可以逃过佛门毒手,不然他一死,佛门就再没有治世之尊。

    药师如来叹道:“弥勒尊者圆寂,我应运而生,虽然一切皆空,生死不过一场梦幻,如露如电,但我却不得不爱惜自己性命,免得被人毒害,到时候无人传佛门慈悲。贫僧也只能依东皇所言,同东皇而去了。”

    赤松子颔首道:“天皇伏羲也正是此意,你是未来扳倒而今佛门的一个关键所在,只要你不死,就可以在冥冥之中不断掠夺佛门的气运,壮大自己!到时候你强大了起来,我们的胜算也就更大了,现今的一切都是为了未来的大劫做准备,必须杜绝一切内斗,不然我们到时候也只有死路一条,沦为画饼!”

    药师如来身份太敏感了,躲到哪里都不好,一旦被如来知道就会倾巢而出,毕竟他会窃取佛门的气运,使得佛门气运分薄,如来绝不能坐视不理,就算是藏到三清那里去,恐怕都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他夺回来,或者是直接杀死。

    悟道暗叹:“想不到弥勒苟延残喘到了而今,还是圆寂了,中古一战,伤得实在不轻吧。”

    药师如来道:“此次承蒙诸位出手相救,大恩不言谢,贫僧自然感激在心!”

    东皇太一道:“如来手段颇多,神秘莫测,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在,免得生出变故来。”

    药师如来道:“好!”

    只见东皇太一挥了一下袖袍,两人就消失不见了,失去了踪影。

    紫霄宫在中古之后就不得而见,传闻是已经被打破了根基,其实是鸿钧将之藏了起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