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98 截然相反的预言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正午时分,李遇伸了个大大的懒腰。昨晚很累,幸好修炼的强度并不高,否则到现在恐怕还没法下床。

    沈千蒙已经离开,她只请了半天假,所以此刻回到纺织厂上班。那条生产线非常关键,倘若研发出超级战服,那么普通人类也可以加入到反抗队伍中。

    李遇到楼下小超市买了些食材,老板对他愈加客气。

    回到家,一股脑将食材丢进锅里后,李遇给燕飞梧打了个电话。有两个问题,第一是永安城纪人训练营,第二是千年干尸的老婆婆。

    纪人训练营处于封闭状态,不过李遇想进去,当然开绿灯。只是他不晓得,现在训练营内有条传言,关于李遇的一条不好的传言。

    至于恍若千年干尸的老婆婆,李遇刚提起她,燕飞梧口气就变得很不一样。最终燕飞梧也没正面做解释,他建议李遇去找归海骄阳,后者也许会给他答案。

    ……

    挂断电话,李遇脑海一片混沌。原本以为老婆婆只是偶然出现,刚才电话里他也仅仅想随口问问,没料到燕飞梧反应强烈。

    这其中隐藏着什么秘密吗?

    李遇非常忐忑。

    吃完东西,李遇立刻往归海骄阳家中赶去。金泰广场事件发生以后,归海骄阳就长期在家闭关不出。

    独独一个莫名其妙的幻觉就要麻烦归海骄阳,因此李遇很紧张。他用脚指头都能猜出来,事情肯定没那么简单。

    依据燕飞梧给的地址,李遇找到归海骄阳的家。他家已到农村地带,一户普普通通的旧式民宅,建了两层,前边有路,后边可以种植蔬菜和花草。

    如果事先没有说明,谁又能想到,这儿住着一位诺亚方舟的主要缔造者?

    敲门。

    才响两声,门就扇开。归海骄阳推了推鼻梁上的黑框眼镜:“燕飞梧说了,你今天会过来找我。”

    李遇从兜里掏出海之蓝香烟,他晓得,归海骄阳的烟瘾比较重。

    犹记第一次见到归海骄阳,当时李遇就察觉他身上有种大隐于市的气质。而现在,归海骄阳真过着一种类似隐居的生活。

    但,非常时期,真正的勇士应该站出来扛起重担。相信用不了多久,归海骄阳就会复出。

    将李遇请进屋里,归海骄阳开门见山道:“你和燕飞梧讲的事情,可以详细地再和我说一遍吗?”

    李遇点头,然后从螺旋形楼梯开始娓娓道来。

    听完,归海骄阳又问:“你是在什么情况下出现这个幻觉?”

    李遇略显害羞:“当时身体有点虚。”

    归海骄阳很快就猜出来:“做了接吻等等事情,完成了男孩到男人的转变?”

    呃~

    这你都晓得!李遇只好点头。

    预言……

    李遇描述的场景,以及幻觉产生的先决条件,恰好符合那个古老传说。莫非他是预言之子!

    归海骄阳强压内心震惊,故作平静地问:“你已经在暗世界见过异鬼呢?”

    李遇惊诧反问:“那老婆婆是异鬼?”

    归海骄阳轻吐烟雾:“从你的描述来看,没错。”

    李遇蹙眉:“可我潜入的那片区域归幽灵们统治,我从没和异鬼打过交道,又怎么会在幻觉中看见一个异鬼……”

    归海骄阳目不斜视:“你说的老婆婆,并非普通异鬼。她,在异鬼中占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本来我还无法确定,但她的咒语间接说明了她的身份。”

    ——少年啊,我在暗世界的王座旁等你。

    李遇默念老婆婆的咒语,双眼瑟瑟看着归海骄阳。其实只要静下心仔细想,就能明白这句话表面所蕴含的意思。

    两方面。

    一、老婆婆等待李遇,等待辅佐李遇坐上暗世界的王座;

    二、李遇杀向暗世界的老巢,老婆婆在那和李遇展开殊死决战。

    ……

    截然相反的两种理解方式。

    咒语吗?还是预言。

    归海骄阳已经和李遇想到一块,但他选择不给李遇压力,而是避重就轻地说:“我见过的幻象,听过的咒语,了解的预言,实在太多,所以你不用太在意。”

    “嗯。”李遇呢喃。

    归海骄阳换了个话题:“偶尔我也会想,诺亚方舟计划是否正确。这些年,大家的意志在消退,某些人就情愿躲在诺亚方舟苟且偷生。”

    李遇深吸一口烟:“时间久了,肯定会消磨意志。但诺亚方舟本身并没错,我这个刚刚从暗世界回来的人,非常清楚。”

    归海骄阳望着天花板:“不晓得诺亚方舟还能支撑多久。我们在进步,在研发武器和战服;但暗世界生物也在进步,像上回幽灵夺舍人类躯壳,就防不胜防。”

    李遇点点头:“诺亚方舟始终只是权宜之计。这次去暗世界,发现越来越多幽灵迷上了人类躯壳,如果真能完全融合,人类将面临更大的灭绝危机。”

    归海骄阳缓缓弹掉烟灰:“一方面是集中营的人类同胞被夺舍;另一方面,留在暗世界的反抗力量也难分敌我……”

    他讲到这点时,口气明显变得更加沉重。李遇明白,归海骄阳肯定也得到了关于归海一脉刺杀王政的消息。

    哎,可惜没有将死亡报告从暗世界带回来,最后时刻功亏一篑。

    都怪那个小雪,好心当成驴肝肺!

    罢了,我已将她扔进虚无,现在她必然已经香消玉殒。如此,也算为兄弟们报仇,也算小雪罪有应得。

    ……

    告别归海骄阳,李遇前往训练营。望着李遇的背影,归海骄阳想起那个预言。传说中的预言落在他的身上,当为一件幸事吧。

    归海骄阳讷讷:“也许未来真的要托付给这个少年。希望到了那天,他能做出正确抉择。”

    李遇步频很快,几乎小跑着踏上出租车。他催促司机加油,他迫不及待地想要见到训练营的朋友们。

    也许只有经历过生死的人,才更懂得珍惜当下所拥有的一切。

    然而,楼南星已经在他之前盯上了训练营。这次楼南星通过其党羽四处散布的那个传言,其杀伤力可比用审问方式来打压李遇,要强得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