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三百二十七章 地主老财们最好吓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汤报恩做别的事不行,可是在招集人手方面还算是凑合,很快就把博城县的财主富户们都叫了过来。

    那些财主富户们一叫就来,关键也是在于他们都交了钱,而且还交了不少,而且县城里面发生了什么事,他们虽然不知道,可是听说有长安来的监察使大人,有些消息灵通的人倒也能得到信儿,他们生怕自己的钱打了水漂,所以汤报恩一叫他们,立刻就到。

    当汤报恩向李日知报告的时候,李日知正在后院写信,他把博城县的事又写了一封信送去给许敬宗,当然这封信就不是特别紧急了,可以由陈英英的随从送去。

    李日知让汤报恩把到来的地主老财们叫到后花园,将近两百来个地主老财把后花园挤得满满当当的。

    李日知站到了假山上,让地主老财们都看到他,地主老财们看到了李日知,都觉得这位从长安来的监察使大人实在是太年轻了,这么年轻就担任了这么高的官职,恐怕是家里背景很大吧,应该是某位权贵的子侄。

    李日知看了一眼院子里面满满登登的财主们,他大声说道:“前段时间吴县令向大家收了一笔修路钱,想必大家都交了吧!”

    财主们都愣了一下,他们交的那些钱可不是什么修路的钱,而是要面圣的钱,并且还是要在面试的时候排名的,谁交的钱多谁就要跪在前面。

    面圣的钱他们是肯交的,因为这事涉及到了他们自己家族的利益,还等着用这个事情光宗耀祖呢!

    但如果说是修路的钱,他们可就不愿意交了,就算要交的话,每家出几百个铜钱,顶多出个一贯两贯的也就到顶了,让他们出上百贯的钱,那简直就和要他们的命一样啊,他们是绝对不可能交的。

    听李日知这么一说,这些地主老财们立刻就急了,也不管李日知的监察使身份了,他们就都七嘴八舌地叫了起来。

    有个五十来岁的财主,他的声音叫得最响,这个财主叫道:“这位监察使大人,我们交的那个钱,就是交给吴县令的那个钱,可不是什么修路的钱啊,那是要面圣的钱,就是见圣驾的钱!

    监察使大人,你懂不懂啊?就是面见圣上的意思,圣上就是皇上,还有皇后娘娘,我们可都是抄了家底儿交的钱呢,可不是什么修路钱,监察使大人,你可千万不要搞错啊!”

    还有一个地主叫的声音也很大,他叫道:“监察史大人,你刚到俺们博城县,可能还不太了解情况,要不然你叫吴县令出来说话吧,钱是吴县令收的,吴县令说的话俺们都信!”

    李日知冷冷地看了眼叫喊的财主们,他面无表情,说完一句话之后便不再吱声,背着手看着下面吵嚷的财主。

    财主们叫了片刻工夫,看见李日知的脸色不善,慢慢地,便都不敢再吱声了,不敢再叫喊了。

    博城县的地主老财们也是分等级的,第一等级的地主老财,他们家里是有读书人的,而且读书人还得到了功名,甚至在外面做官,这算是第一等级的地主老财。

    第二等级的地主老财,就是家里有地,地还很多,也正在培养读书人,但是还没有得到功名。

    第三等级的地主老财就是家里有地,但是地还并不是很多,而且也还没有开始培养读书人,只比普通的百姓地位高那么一点点。

    第一和第二等级的地主老财们叫喊的声音比较大,而第三等级的地主老财他们属于大多数人,可是他们却不敢怎么叫喊,只能在人群的外围干着急,他们只能等着前面的人喊出个结果,然后他们才敢跟进,他们属于最怕事儿的那种人。

    等地主老财们安静下来,李日知这才用不大的声音说道:“就是要修去面圣的路啊,如果你们不修路,你们有什么资格去面圣,你以为你们是谁呀,花几个小钱就想见到皇上和皇后娘娘,你们真的是这么想的吗?

    你们有这样的想法,就是大不敬,就是对皇上和皇后娘娘的不尊重,你们知道这种不尊重的后果吗,你们有没有想过?来,谁和本官说一下这样的后果是什么?”

    李日知说话的声音并不大,只有站在前面的地主老财们听到了,而后面的地主老财们只看到李日知的嘴巴在动,知道他在说话,可是说的是什么却模模糊糊的听不清楚。

    站在前面的财主自然是第一等级的,只有他们才能靠近李日知,第二等级的地主老财则站在他们的身后,虽然他们的人数并不多,可是他们却是两百来人的主心骨,后面大多数的人都是根据他们的态度,来判断事情的走向。

    站在前面的财主们,听了李日知的话之后,瞬间就想到了这件事情的严重性,他们干脆也不想再叫了,甚至连叫喊的心思都没有了,因为对皇权大不敬的结果也就只有一个,而且他们这个时候需要想到的是如何把罪名都揽到自己的身上,以避免连累家人和他们身后的家族。

    院子里面鸦雀无声,只有地主老财们沉重的呼吸声。

    李日知指向站在最前面的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财主,说道:“你站在最前面,那么现在你说一下,本官就问你后果是什么?”

    这个中年财主额头上已见汗水,他顾不得去擦汗水,而是拱手说道:“回监察使大人的话,草民,草民不清楚,不过草民的兄长在扬州那边为官,乃是县尉,算起来也算是和监察使大人同朝为官……”

    李日知摆了摆手,说道:“不用说了,你犯了大不敬之罪,这是要株连九族的,你那个兄长也逃不了!”

    这个中年财主吓得全身哆嗦,竟然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到了地上,实在忍耐不住了,竟然哭出声了。

    后面的财主们见他如此表现,也全都给吓懵了,因为这个中年财主便是本县最有势力的一个财主了,家里面有做官的兄长,向来算是财主们的首脑,他要是害怕了,别的财主们想不怕也难。

    李日知这才说道:“你们都犯了大罪,现在本官给你们一条生路,谁要是还敢胡说八道,那么该怎么治罪便怎么治罪,本官也不管你们了,不要命了,你们就接着胡说八道,或者是现在就回家去,准备后事吧!”

    财主们一个个都被吓得如同菜鸡,哪还敢顶嘴,一点反抗的意识都没有,竟然全都跪下,请求李日知放他们一条生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