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97章 在雷德郡 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劳拉,是时候告诉你我们这一派的教义了!”在转进的过程中,沈言郑重的嘘滥道。

    “是什么?”劳拉显得心不在焉。

    “听好了……万物皆虚,万事皆允!(nothgistrue,everythgisperitted)”老沈帅气的比划了一个手臂交叉的姿势。“怎么样,帅吧?”

    “……你应该少玩儿点儿电子游戏。顺便说一句,我爸爸是育碧的考古顾问,这系列每一代出版游戏公司都会专门赠送他珍藏版,你觉得我会被你骗到?”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气氛,你这人真死板……我猜你肯定不知道古墓丽影这个游戏是哪个公司出品的。”

    “虽然不明白你说的是什么,但我很想打人……”

    沈言和劳拉都属于那种能阴死绝不正面上的性格——沈言郑重声明:“这个真不是我教的!”

    只能说臭味相投,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两个人虽说全副武装还身穿夜行衣,但只有他们自己知道武器藏在什么地方,表面上是看不出来的。而且夜行衣也是那种正常的、很适合在夜间躲藏的灰色衣物。如果是身穿4级防弹衣,战术背带上插满弹夹,左手一把伯莱塔,右手一把16,是个人都知道你要搞事。

    这幢建筑的整体布局方方正正,但因为附近堆了无数的杂物,就将这六个人与其他人暂时“分割”开来,变成独立的孤岛。两个人沿着树丛转移到建筑左侧,劳拉轻声的问,“接下来怎么做?”

    “这是你的试炼,一切都听你的。”沈言回答。

    “那你配合我。”劳拉转头看着沈言,眼睛中闪烁着莫名的光辉。

    “好……”沈言的话还没说完,两个纤细修长、刚健有力的臂膀便缠上他的脖子,将他的头狠狠拽低。然后两片火热的嘴唇吻了上来,压在他的嘴唇上。沈言脑海中“轰”的一下炸开,下意识揽着劳拉的腰将她抱了起来,心中转过一个念头……其实她很轻啊。劳拉的舌尖撬开他的牙关,毫不犹豫的将舌头与他搅在一处,勾起在身后的脚却狠狠的蹬了下后面的大树。

    沈言不知劳拉的打算只能尽量的配合。他随着那一蹬的力量装作失去平衡,踉踉跄跄的歪出树丛。嘴唇刚想稍稍分开,却被劳拉狠狠吮住,还瞪着眼睛威胁的咬了下他的舌头。

    算你狠……

    六个帮派分子正守夜无聊、吹牛口干之季,对面的树丛中突然钻出一对狗男女!意外之余简直大喜过望!吹口哨声、起哄声此起彼伏。更有看到劳拉的身材后目露银光,拿着枪站起来准备做点儿什么的……

    劳拉朝沈言眨了眨眼睛,腿盘着沈言的腰,两个人同时扬起双手,“唰”的四道寒光,贯穿了四个人的咽喉!然后沈言托着劳拉的身子转了半个圆圈,再次扬手,最后的两人捂着脖子倒下。

    劳拉却没有放开的意思,她挂在沈言身上,手再度缠回他的脖子,小舌头也缩了回去,闭上了眼睛似乎在等待什么。

    沈言犹豫刹那,还是用力的回吻了下去。

    这时候再不亲,恐怕就要当一辈子仇人……说什么男女之间有真正友谊,那都是骗备胎的。劳拉早就动心了,很早很早以前!沈言身上那种神秘不做作的气息,与好莱坞那些妖艳的贱货截然不同。那不是一次装逼或者一次精心策划的行为,沈言与世界的不同表现在他的一言一行和整个思考方式上。

    并非是沈言在刻意表现得与众不同——正相反,他在努力的融入这个世界,总是想表达出他对这个世界的熟悉感,但实际上很多人都看得出来,他的三观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

    劳拉有一双善于观察的眼睛,她发现沈言经常看着某样再普通不过的事物露出思索的表情,过一会儿后露出恍然的表情(想到了魔法版制作方法)。而不像普通人那样因为司空见惯,对周围的世界熟视无睹;劳拉还发现只要沈言停下的地方,五步之内必有武器或是能当武器使用的东西(出于战斗习惯),五步应该是他的信心保障……这表示他或许来自一个极端不安全的地方。

    劳拉观察着,琢磨着,却越来越被这个人疯狂吸引……还有他那些莫名其妙的言语,什么“你8代之前的胸部不是这样的”、“有没有想过跳悬崖时故意抓不住一次?”、“你为什么不穿热裤?大长腿是世界的恩赐,不应该藏起来”、“女权主义毁了脸蛋儿和屁股”……你这已经是性骚扰了你知道吗!

    可沈言偏偏能说得那么真诚,仿佛错的是世界而不是他……劳拉都忍不住信了。

    其实这种疏离感是沈言自己的问题——就像回到家乡的游子拗着嘴说当地话,却仍然被当成外地人一般。沈言回到了与制图室非常相似的世界,努力的想证明自己特别熟练,然而他身上异世界的痕迹却宛如斧凿石刻般明显!没办法,相比起制图室这样的和平世界,他在恶魔大裂隙和神死之地那几年从早到晚的战斗简直像活在地狱。

    虽然他自己不觉得怎样,但那种危险警觉和攻击一切的肆无忌惮已经深刻改变了他这个人,沈言早就不是当初离开制图室的那个公务员了。

    这一吻吻的惊心动魄,忘却时间。

    等两个人分开,已经不知多长时间过去,两个人的嘴唇都是红肿的。他们彼此深深对视着,周围躺着一圈儿身中飞刀的毒贩子——我们就是想过来看看,至于一露头就扔飞刀吗?扔也就算了,还头也不回的继续啃……

    我们做鬼也不放过你们这对狗男女!

    “劳拉……”

    沈言不知该说什么,劳拉却忽然咬着嘴唇将他一把推开。“只是一个吻……你滚吧,我走之前都不想再见到你。”劳拉很是果决。她飞快的将那些飞刀连同沈言的一齐收回来,最后看了沈言一眼后转身助跑几步一跃上了二楼。几次腾跃,劳拉彻底消失在黑暗之中。

    一旦劳拉完成了心理上的过渡,就凭这段时间的训练,几十个毒贩子真的不对她构成什么威胁。

    走之前,当然是指“乘坐坚忍号出海之前”。

    沈言站在楼下摇摇头,他忽然很想兜风……农场内除了换洗的衣物并没有什么别的东西,他的实验室就算放在那儿也没人敢碰,寡姐的公寓钥匙就在他的口袋中……既然如此,不如直接回洛杉矶好了。这时候,毒贩子的基地内弥漫着一股不祥的气息,劳拉在幽灵般的主宰战场。

    这些毒贩子的车都随意的停在楼下,他们酷爱各种越野车和大排量、裸露发动机的摩托车。沈言随便选了一辆深红色的摩托,直接骑上点火。摩托车以沈言的脚为轴呜呜的在原地转了两圈,然后加速起步冲出院落,一路上撞得猝不及防的毒贩子们东倒西歪!

    加速再加速,夜风吹拂,沈言将油门拧到尽头!摩托车的发动机仿佛猛虎在咆哮,灰色和红色的影子几乎无法捕捉,唯有车灯的光被拉长成两道明亮的丝线。当车子飞驰着拐上大路时,沈言在转弯的时候蓦然回首,他望到灯火阑珊下,有一个窈窕的影子站在楼顶,朝这边静静遥望。

    河汉清且浅,相去复几许。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电话铃响,沈言随手接通。“莱斯特,很久不见。不过我现在的心情不大好,希望你能给我好消息。”

    “抱歉,”莱斯特的声音说,“沈言,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

    在沈言离开后,发生在洛杉矶的故事开始往原剧情靠拢,甚至变得更糟!

    沈言把老麦当不错的朋友——虽然有人说老麦曾经出卖过兄弟什么的,但沈言并不是很在乎。老麦又不是天生反骨,他的精神核心就是家庭。只要不去碰他的家庭,老麦其实是个很好的合伙人——因此在离开洛杉矶之前,带着老麦参加了几次算是好莱坞核心圈子的聚会。

    沈言也是寡姐介绍进去的,作为那个时期的名人加上自身是业内人士,魅力22,很快就在圈子里混了个脸熟。因此他带去的麦克也很快被圈子接纳,麦克终于能参与到一些正经的、而不是专门坑傻逼的电影投资之中。

    那段时间他忙得昏天黑地,自然又忽视了家庭……结果她老婆又跟瑜伽教练搞上了!

    其实阿曼达跟老麦感情破裂,她找的那些理由,什么老麦招妓啊、老麦混黑啊……全是为自己出轨找的借口。无非就是这女人有钱又有闲,想找嫩黄瓜见异思迁了而已……看她找的那些人就知道,眼光着实有限。老麦现在干自己的事业,也没见这女人有所收敛。

    说白了就是老麦太在乎家庭,而除他之外的家庭所有人都不在乎。

    老麦认为女儿特雷西想进好莱坞,就帮她找了几个电影的小角色练习演技。结果他女儿根本不想演电影,只想飞快的出名,然后享受成名的快乐!至于怎么成名……无论是脱还是卖,她都不在乎。这对于老牌的老麦来说,简直是一场噩梦!

    至于他儿子吉米,无论他把他介绍进什么圈子最后都只会变成两种角色——“毒友”和“付钱的冤大头”,这是一个极品白垃圾,富兰克林都比他好一千倍。他儿子吉米身上只有绝望,一点儿拯救的希望都看不到。

    就在老麦放下工作回头拯救家庭,再度焦头烂额的时候,昔日的搭档崔佛出现了……

    当两个人对视的那一刻,老崔满腔质问,而麦克心惊肉跳!

    老崔以为昔日的三个同伙,麦克和fib合作假死脱身,布莱德进了监狱(老崔还每年能收到他的信),而他被蒙在鼓里十年——所以他觉得老麦对不起自己,他需要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让他释怀;然而老麦以为老崔是来杀他的——因为布莱德死在了十年前那场出卖中,被fib杀死。

    如今尸体正躺在为老麦挖的墓中,每年给老崔从监狱寄信的人其实是fib……

    十年后的初次见面,老崔试图表现得友善点儿,于是他直接插手麦克的私生活。他讽刺阿曼达,恐吓瑜伽教练,最后还拉着麦克一起要把即将卖丑的特雷西给“拯救回来”……总之老崔大出风头,让麦克在家人面前看起来像个傻瓜,这就是崔佛式的“友善”。

    顺便说一句,当崔佛站在山上看着夜幕下璀璨的洛杉矶,说的那句“这就是死人复生的奇迹之地,洛圣都”时,还是挺让人感人的。

    但他随即就强行入侵了一个无辜者——佛洛依德(他真的很无辜)的家庭!肆意刺探别人隐私,随意强行居住,破坏别人家庭,甚至强迫佛洛依德为他提供包括性行为在内的各种服务……这时候老崔已经与入室强盗、强奸无异!佛洛依德如果够勇气,直接打死他都不犯法……那些说老崔是好人的,莫不是眼睛瞎?

    老崔的表现,很难让人不联想到——十年前,他可能也是这么对麦克的。

    虽然原则问题上麦克肯定不会让步,但非原则问题上却不得不强忍……就像一坨甩不掉的东西。再说老麦喜欢制定详细的犯罪计划,然后一切按部就班,安全第一;而崔佛属于随心所欲,不破坏计划不舒服斯基。他就像一个定时炸弹,谁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爆炸,只知道肯定会爆炸……虽然老崔能打能拼,但某种意义上他对老麦来说仍然是猪队友。

    当然,这个评价不包括沈言,沈言浪起来没个边儿,一浪接着一浪……同样是猪队友之二。

    黑人富兰克林才是老麦梦想中的神队友,人聪明、有上进心、服从命令,必要时还能站出来化解团队矛盾,简直挑不出毛病。

    不过无论莱斯特还是老麦,都认为沈言是来玩儿票的。一个大明星跑来参与抢劫,可能是有病吧……眼神默默的达成一致,然后将沈言从后续计划中排除,就这样子。

    只要他不主动要求,没人会去专门找他参加。

    可时至今日,他们不得不朝沈言求助——因为他们又被fib盯上了!

    束手无策的几个人,只能再度向沈言这个圈儿外人求助。

    ————

    ps1:老雷绝没有沉迷猎人,都没买。老雷的stea好友能看到游戏列表,可以证明。

    ps2:明天请假吧,感觉需要暂停一下,才能恢复双更的满状态。

    ps3:今天写了些gta的背景,不感兴趣的可以无视,不影响阅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