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章节目录 第717章 我闭嘴还不行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皇甫霁眸光淡扫而过,说不出的凛冽寒意,语气清冷的道:“我看你就是那个意思。”“

    嗯!他就是这个意思,所以爷爷,你可不能被他给轻易的说服了。”欧阳皓骞在旁煽风点火,有了爷爷的撑腰,竟然连自己爹地都敢设计,这魄力,很有大将之风范。

    欧阳茉儿的眸光,在几人的身上,来回的扫视着,嘴角微勾,笑容渐浓。很

    想知道,皇甫少卿会如何应对这样的一个局面。

    但看戏之人,往往会被战火所波及,所以,皇甫少卿眸光一转,把视线停留在了她的身上,“你就没有什么话想说吗?”“

    说什么啊?”欧阳茉儿被点名,一脸的茫然状态。“

    对啊!说什么啊?”一旁的皇甫东宇,同样的好奇。所

    换来的,是皇甫少卿一个冷冽的眼神,他不敢对父亲怎么样,但不代表着连他也收拾不了。

    “你想直接的被丢出去吗?”一开口,便是威胁的话,虽然气势十足,但看在欧阳茉儿的眼里,却顿感反差萌。所

    以,她的脸上,再度的重绽了笑容。反

    正,只要矛头不对准自己 ,那一切,都是很美好的。

    “我闭嘴还不行吗?”皇甫东宇委屈的撇瘪嘴,他就这样,对皇甫少卿,一直都心怀有崇敬之心。所

    以,潜意识之下的服从,十足的小迷弟一个。欧

    阳茉儿感觉,自己的处境,好像有些的艰难了,所以赶紧的道:“那个,我去厨房看看。”说

    完,一溜烟的跑了。

    “妈咪,我也去看看。”欧阳皓骞迈开小腿跟上,总之这两母子,每次逃起命来的时候,那可是一点也不输人。

    “他们,这是逃了吗?”皇甫凝雪一脸茫然的问,想着,自己要不要追过去看看。

    “这不是摆明的吗?二哥,你真可怜,被妻儿给抛弃了,哈哈!”皇甫东宇说完赶紧的跑,就害怕再惹怒了他,那样的话,就太得不偿失了。

    “呵呵!二哥,我去帮你把他给抓回来。”皇甫凝雪也不笨,瞬间的跟着出逃。所

    以也就是说,剩下的人,都是皇甫少卿无法迁怒的。但

    就算这样,陆曼诗也想着找个借口离开,因为这现场的气氛,真的是太剑拔弩张了。

    “哎呀!你们两父子在干嘛呢?看人都被吓跑完了。”一直不说话的简冰娅,总算是开口缓和气氛了。

    “我上楼换衣服。”皇甫少卿说着冲自己的父亲颔首了下,这才转身上楼。

    “那个,我去花园走走。”陆曼诗说着也颔首了下,脚步急促的走向花园。瞬

    时之间,现场就只剩下了夫妻俩,介于之前的余怒未消,简冰娅傲娇的轻嗤了声,压根就不想搭理自己的老公。“

    还在生气?”皇甫霁眉宇紧蹙,带着试探的问。

    “没有。”简冰娅气恼的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也到厨房看看。”

    话落,人已经迈开了步子。皇

    甫霁站在原地,看了看空落落的客厅,心中再次感叹一番。女

    人,可真是奇怪的生物。“

    好惬意啊!”花园里,皇甫东宇与陆曼诗再次的不期而遇。

    “你不也是吗?只是,你怎么会来。”不是说,亚光集团现阶段的事情还很多吗?他是怎么走得开的啊!“

    如果我说,是为你而来,你会怎么想。”皇甫东宇这话,带着一丝的试探在里面。陆

    曼诗惊慌的看他,“为什么?”“

    你知道的,有些事情,说得太直白就没有意思了。”皇甫东宇有着几分的吊儿郎当,给人几分亦真亦假之感。“

    我……”其实,她并不是太想明白,因为这说明,她即将要面对的是艰难的选择。“

    你爱我大哥吗?”皇甫东宇很是直白的问,眸光泛着玩味。

    陆曼诗没有想到,他会问自己这个问题,所以,一阵的惊慌失措。

    “我,可以不回答吗?”有些感情,并不是说,她能说得清楚的。

    “随意,我只是想要知道,你的心底,可否还有我的位置而已。”那一个说要跟自己至死不渝的人,为何再次相遇,会成为陌生人。“

    知道后呢?你要干嘛?”陆曼诗很想知道,他对自己,是怎样的一种心思。是

    不甘,还是真情实意。

    “属于我的,当然要抢回来,这难道不是人之常情吗?”皇甫东宇有着几分的邪气,眼神流转间尽显风华。

    陆曼诗翕动了下双唇,“可我,真的想不起你。”而

    这,让她很是迷茫,不知道该怎么相信,他们之间,曾经深爱过。若

    是爱过,为何她记得所有的人,却偏偏的遗失了他。

    “没关系,既然我能让你爱上一次,就能让你无数次爱上 。”对于这一点,皇甫东宇还是很自信的。“

    可现在的我,对你的印象,并不是太好。”陆曼诗提醒着他,以前的自己所喜欢的东西,并不代表着现在的她还会喜欢。“

    怎么,连你也觉得,我真的是个纨绔子弟吗?”皇甫东宇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所以,帅气的眉宇,已经深锁成结,感觉再也难以解开。“

    倒不是因为这个,而是因为,你每次见我,总是一阵的冷嘲热讽,久而久之之后,给了我一种很深的意念在,那就是我自己,好像真的是一个爱慕虚荣,而又造作的女人。”陆曼诗说着苦涩的一笑,想她,为此可是纠结过无数次,因为不知道,他是怎样定位自己的。

    皇甫东宇扬眉的笑,“是吗?我对你,真的有这么坏吗?”

    “这个,你自己不是最清楚吗?”陆曼诗说这话的时候,有一些的娇憨,很是可爱迷人。

    瞬间的让皇甫东宇觉得,回到了当初,所以,看着她的眸光,不由得为之痴迷起来。

    “你这个样子,把我给拉回了记忆深处,记得落霞赋吗?你曾经为此,可是揪着我,熬了几个日暮。”皇甫东宇的目光远眺,回忆着属于他们的曾经时光。

    “不记得。”陆曼诗摇头,因为属于他们之间的记忆,全部都被尘封了起来,再也找不到一丝的影子。

    这个回答,让皇甫东宇瞬间的落寞亦然,要记得,那是他们之间,最为珍贵的记忆。可

    她,好像对此,已经没了任何的留恋,就只有自己,还在沉迷不舍而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