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9中文网

正文卷 第2752章 别动我姐12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小贴士:页面上方临时书架会自动保存您本电脑上的阅读记录,无需注册
    院里的人都睡着了,东姝可不想吵到他们。

    所以,尽可能快的将三个人直接弄倒。

    然后,把旁边备好的麻绳拿出来。

    捆好了,扔到一边。

    三个男人,看着像是府上的小厮之类的。

    不过带些拳脚。

    估计是杜大人回来安排的。

    这是想悄悄的将人救回去?

    想都要不要想。

    知道这一批人来过了,再不会来人。

    东姝吹了烛火,然后倚在窗边的位置睡着了。

    第二天一早,东姝是被一阵声音吵醒的。

    杜家琰一早上

    人生三急。

    所以在那里挣扎。

    东姝睁开眼睛瞧了一眼,便懂了。

    “春晓。”东姝唤了一声。

    春晓刚洗了把脸,从外间回来。

    盆火早就熄了,柴房还有些冷。

    春晓和冬宁一起,又换了个新盆进来。

    “五姑娘。”春晓一听声音,马上应声。

    “从外间找两个婢女,对了,那个叫什么,什么鸟的两小姐妹,不是李姨娘院里的人嘛,把两个人叫进来,伺候着他们的主子,出恭。”东姝说完之后,起身活动了一下。

    推开了柴房的门看了一眼。

    后半夜应该是下雪了,所以一觉起来,外面全白了。

    一阵寒气进来之后,李姨娘也醒了。

    春晓去把两个小丫环叫了进来。

    工具桶之类的,都准备好了。

    剩下的看这两个人的表现了。

    春晓没上手,但是一直在旁边盯着。

    “辛苦你们俩了,完事让他们收拾干净了。”东姝需要过去洗漱,吃早饭,所以暂时并不准备看着。

    而春晓这个时候,才看到,柴房里又多了三个人。

    “这”春晓指了指那三个。

    东姝这才想起来。

    昨天晚上还有外来者呢。

    “扔出去吧,天这么凉快,扔出去一会儿就醒了。”东姝特别随意的回了一句。

    春晓觉得自己的眉心跳了跳。

    但是,对于杜府的人,她是真没好印象的。

    所以,和冬宁一起上手,把三个人连拖带拽的给弄出去了。

    李姨娘送到孟南乔院里的两个小丫环,也只是两个粗使。

    精细的活,从前也没做过。

    如今一上手就来了这么大一票。

    两个小丫环,还特别茫然无措。

    她们看似无辜,可是从她们被李姨娘安排进了院,又开始给李姨娘递消息开始,他们也便不再无辜了。

    所以,东姝如今折腾她们,也没什么情绪。

    洗漱之后,东姝过去瞧了瞧孟南乔。

    “姐姐今日气色好多了。”看着孟南乔甚至可以在夏蝉的搀扶之下下床了,东姝还有些惊喜。

    “嗯,今日是觉得舒服多了。”主要还是她自己想开了,不再钻牛角尖想那些没用的事情。

    所以,心情好了,情志也得到了舒展,整个人自然看着就不同了。

    只是,到底内里还是虚的。

    秋鸣负责带着人去取食材。

    结果,却是冷着脸回来的。

    同时,两手空空。

    东姝并不会觉得有多意外。

    孟南乔看完之后,微微合眼。

    所以,她还是高看了杜府。

    这小人行径,她这几年算是白忍了。

    好在,她如今想开了,不打算忍着他们了。

    正准备让夏蝉去开小库房,取嫁妆里的东西,单独出去采买。

    结果,东姝却是冷哼一声:“怎么,杜家太太他们不给食材?”

    秋鸣面色冷凝,最后点点头。

    管事的婆子话说的可难听了。

    秋鸣并不想再重复,生怕气到了两个主子。

    东姝倒也不气,而是转过头唤了一声春晓。

    “五姑娘。”春晓一听,也顾不上多看着,一路小跑着过来了。

    “清理好了?”一早上解决人生大事这种事情,东姝可没兴趣围观。

    所以,早早离开。

    这会儿在心里算着时间,也差不多了。

    “嗯,清理好了,奴婢看着她们把桶带走的,屋里也清洗了一遍。”虽然冬天是冷。

    但是不清理,有味道。

    春晓怕熏到了东姝。

    “那行,我去瞧瞧。”东姝听完点点头,不过临走之前,却是看了一眼秋鸣道:“你跟我一起来,杜家太太这是不见棺材不落泪是吧,那咱们就送她点惊喜。”

    秋鸣一听,先是一愣。

    反应过来之后,心里一凉。

    手指头!!!

    握草!

    真要剁啊?

    这怕是不行啊。

    真剁了,他们就摊上事儿了。

    秋鸣想劝。

    可是又不敢开口,生怕惊着了孟南乔。

    “姐姐不必忧心,杜家人脑子转不过弯,我帮着他们转转,不必动咱们自己的东西,父亲给他们多少照拂,他们心里一点数也没有,我就帮他们回忆回忆,只是吃用他一点东西,不过分。”东姝一看孟南乔这是想动自己的钱了,忙劝了一句。

    孟南乔还没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呢,东姝已经带着春晓去了柴房。

    孟南乔没看到东姝手里还握着一把剪刀。

    夏蝉昨天晚上缝药囊之时用的那把剪刀。

    但是,春晓看到了。

    眉心不停的跳,但是她不敢劝。

    五姑娘从昨天发了一阵飙之后,变得不太一样了。

    如今,这一身的气势,她们可是不敢劝。

    而且也不应该劝。

    再不给杜家点颜色看看,这家人怕是要骑到了们头上来了。

    孟南乔不解,只觉得刚才那一瞬间,自己的这个妹妹,无比的陌生。

    只是陌生之后,又是一阵的熟悉和惆怅。

    家道变故,妹妹又怎么可能一直保持着当年纯真的模样呢。

    只是怕自己难过,所以才一直这样压抑着本性。

    估计是受不了自己一直这样被杜家人欺负,所以这才不得不起来反抗。

    如果,她强硬一点,妹妹便不需要这样辛苦了。

    想到这些,孟南乔握了握拳头,唤了夏蝉:“走,回屋里,今天把库里的东西清点一下。”

    夏蝉一听,眼睛跟着一亮。

    虽然,她们是劝合不劝分的。

    但是

    杜家也太过分了,孟知府离开之后,便要骑到他们头上。

    这样的人家,不要也罢!

    大不了,陪着他们家姑娘,直接去外面,立个女户,又有何妨?

    东姝并不知道,夏蝉和孟南乔的心思。

    这大冬天的,一早上起来,还不让吃饭?

    东姝心里一阵呵呵。

    手上自然不会留情。

    杜家琰刚被清理完了。

    到底还是李姨娘院里出的婢女。

    伺候完之后,还给他们清洗了一番。

    这会儿,倒是不像昨天那样狼狈,颇带着几分人模狗样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按 →键 进入下一页。